[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3

高杉和桂,小雅很怀疑这俩人跨年是一起过的。之后五个人一起在村塾吃了一顿寿喜锅,饭桌上的三个少年抢饭跟打仗一样,差点把桌子掀了。松阳一笑,赏了他们一个美味的入地拳。
  在他们挨揍时,小雅阴险的飞速动筷子挟走锅里大部分肉类,然后分了松阳一半,这两个阴险同盟的人对视一眼,合作愉快的样子很有点不言而喻的欠揍味道。
  平静的生活一直持续着,小雅并不是松下村塾的学生,她给自己安排的课程太多,天天也忙得很,自从年节过后就再没见过松阳他们。虽然人见不到,但小雅和高杉一直通过“雅军”斗智斗勇,清楚的知道对方依旧令人讨厌的活蹦乱跳着。
  直到有一天,小雅忽然得到消息——
  松下村塾的松阳先生被幕府逮捕了!!
作者有话要说:  老娘的二次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0 10:59:23
笑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0 12:41:51
那邪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11 03:51:41
谢谢你们【抱住
薙刀也叫长刀,是武家女子必修的武术。大河剧《笃姬》里教导女主角礼仪的老女(年纪大地位高的女侍从)曾说过“长刀是武家女子的嫁妆”。
关于薙刀长什么模样,参考妙姐拿的那把就行。
貌似有说这刀杀伤力不高的,我倒是觉得因人而异。不过再怎样也跟雅大王没关系了,她这辈子注定头脑发达四肢简单。

  ☆、惊见闻

  奉行大人得到消息,带着人赶到村塾时,他家准女婿正和一个银发少年打架。确切的说,是他家准女婿正在打银发少年,而银发少年不还手,不说话,眼神死寂,颓唐又愧疚的样子让人看了有点心疼。桂家的那个漂亮孩子看上去更冷静些,正忙着劝架。
  “我说,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桂小太郎拦住高杉,“我们不是应该齐心协力把老师救回来吗?”
  “那你说怎么办?”高杉指着银时,“除了一句’对不起’他什么话都不说,我真是最烦他这个死样子!”
  “幕府。”倚着树干的银时抬起头,“是幕府抓走了老师。”他顿了顿,“我要去参加攘夷军,把老师带回来。”
  桂小太郎低头想了半天,道:“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了。”
  攘夷军是积攒战功培养势力的好去处。他们三个没钱没权没人脉,想要救回被幕府抓走的老师,自然要加入与幕府对立的一方。
  “攘夷战争可不是小孩子家家酒。”偷听够了的井下爸爸从废墟后绕出来,“就凭你们还想到战场上玩命?你们到可以参军的年龄了吗?底下的毛长齐了吗?”
  如果搁从前,银时大概会耍无赖般反驳一句“老子毛已经长齐了要不要脱了裤子给你看看?”不过现在他没心情吐槽,高杉和桂也一样,有些东西就像铁块一样压在心头,沉重到快要让人透不过气,连呼吸都成为了奢望。
  更何况,奉行大人没说错,他们的确不到参军的年龄,攘夷军根本不会收他们。
  “想要参军,可以。”井下爸爸眯了眯眼睛,“我给你们写推荐信,但你们要先打赢我再说!”
  ……然后,本以为会带到哪个道场的村塾三人组被井下爸爸带到了柏青哥。
  “撒~来一场真正男人的战斗!”井下爸爸撸胳膊挽袖子,露出绑着绷带的右手腕,一脸爽朗道。
  “这就是男人的战斗?这就是你所谓的打一场?打一场小钢珠?!”银时终于忍不住炸毛了,“高杉假发,你们不要拦我,我要砍了他!绝对要砍了他!”
  “银时,你上一边去,不许跟我抢!”高杉额头蹦出十字路口。
  “不是假发是桂!”就连脾气最好的桂小太郎也是一脸不赞同。“您在愚弄我们吗?”
  “啧,终于没那么死气沉沉了,之前你们眼神里的悲伤都快要溢出来了,我想要看到的就是你们现在这种活泼的表情呦,女婿君~”嬉皮笑脸的井下爸爸按下高杉的脑袋,使劲揉了揉,“记住一件事:一直怀着沉重的心情,刀也会生锈的。挥着这样的钝刀,幕府也好,天人也好,亦或是禁锢了你们老师的牢狱也好,全都斩不断!”
  “所以无论何时,都要保持锐意进取积极向上的心态。别再顶着这副如丧考妣的表情,现在,都给老子笑一笑!”
  三个少年沉默半晌,银时忽然轻笑一声,第一个抬步往柏青哥走去。“男孩到男人的第一步其实是柏青哥吗?岳父大人,虽然听你唧唧歪歪一大堆挺烦的,不过——”他低头瞧了瞧自己拉钩的小指,回过头,对井下爸爸笑道,“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有担当的大人了吧?”
  岳、岳父大人?!
  “谁是你岳父大人?!你这个天然卷小_hun_dan!!”
  “天然卷怎么了?看看你的手腕,往那里绑绷带是史前才有的流行品味,你才没资格说我!再说你家闺女不也是天然卷!?”
  “我这是毒手呦,等等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不相信吗?还有啊,我们家雅子那叫海藻般的秀发,才不是你这样邋邋遢遢连发根女神都拯救不了的天然卷!扭曲的性格都从你那毛囊里钻出来了!”
  “一大把年纪了还cos什么四天宝寺某部长,你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