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10

时君你瞧,虽然我因为没有武力,无法发现这个人在周围监视,但我依旧能打赢这场战役!”
  “冲锋陷阵是家臣的职责;暗查刺探是忍者的职责;通过合理的指挥调度、保证以最小的牺牲获得最大的胜利,这才是大将的职责。”
  银时被噎住,桂陷入了沉思,高杉目光有些复杂,只有松阳笑眯眯的出言补刀:“小雅说的情报,也包括晋助‘长得很惊险’吗?”
  高杉脸黑了,银时噗嗤一声笑出来,桂捂着嘴肩膀直抖,其他孩子们也是要么喷笑出声要么拼命忍耐。小雅瞪了毛利元元一眼,咬牙道:“松阳先生,您知道的太、多、了!”
  原本严肃的气氛瞬间欢快起来,松阳的话就像一枚投向静湖的石子,石子在湖面几个连跳,激荡起层层好看的涟漪。
  “哈哈原来高杉君也有被女孩子嫌弃的时候!”
  “其实他长得挺帅的,只是比一般人惊险点哈哈哈……”
  “他瞪过来了噗哈哈——”
  “别说,高杉君瞪过来的眼神还真的挺惊险!”
  ……
  所有人都在笑,原本有些羞赧的小雅不知不觉间也笑了。最初只是翘起唇角,渐渐眉眼弯弯,最后笑出声来。她自己尚未察觉,只是知道,她已经很久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可以肆无忌惮大笑的心情。
  从她在江户为躲避宗家收养而自救跳河时起;从她因受寒和疾患失去拿起长刀的身体条件、只能做一个易碎的花瓶时起;从她牵连了父母,一家人不得不疲于奔命时起,所有跟孩子有关的天真烂漫,都淹死在那一日冰冷的水里。
  或许是直觉吧,她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慌,仿佛身后有什么在追赶一样,生怕自己还未长大,而爱着她的人却再也看不到她长大的模样。
  她要尽快成长,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成长为一棵可以为自己、也可以为她温柔善良的家人遮挡风雨的树。可她现在只是一棵脆弱的树苗。
  一直以来她逼迫着自己,像揠苗助长一样。她要学习如何做一个首领,协调雅军的孩子们因武士町人农民等不同阶级出身带来的矛盾与纷争,让“家臣们”都能和谐共处;她要不停的扩大势力范围,让所有人只能望及她的项背;她要对自己人讲义重道,让追随者拥护爱戴;她要对敌人心狠手辣,让所有与她作对者心怀畏惧。
  她在萩城下了她这辈子最大的一盘棋,此生仅有,此后再无。
  那些跟在她身后的孩子们,或是佃农渔民出身、或是家里开着连锁商铺的町人、或是手艺工匠的_di_zi学徒、或是武士贵族、甚至还有藩世子……等到几年以后他们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不再依赖父母,成为藩主、武士、农渔商,共同撑起萩城的一片天,那时的他们将会成为她最强大的力量。萩城,将会是她最坚固的后盾。
  长州藩厅(藩主居城)在荻城,这里是整个长州的政治中心。她如果野心再大一点,就可以用长州这把剑,直指江户!
  她心里的恨意绵长不绝,虽不算深刻,却像梗在喉咙的一根细刺,没流血,却有些疼。
  不过,此时此刻的月色这么美,气氛这么好,就让她稍稍懈怠一下,做一个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孩子吧。
  ……
  松阳在一旁抄着袖子,落在闹成一团的孩子们身上的眸光,悠长而温柔。
  “现在这个笑容不就很好嘛~”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监视的少年是原著人物呦~我就不告诉你们他是谁~
雅大王的称霸计划:让萩城跪着唱征服→让长州跪着唱征服→让江户跪着唱征服→让地球跪着唱征服→让宇宙跪着唱征服
咳,我开玩笑的~
总而言之,小雅的中二比较高端,在其他小朋友还在嫌弃老爸的枕头有大叔味老妈做得饭好难吃时,小雅已经开始考虑征服世界的步骤了。

  ☆、知交别

  “救命!雅大王我错了不要啊啊啊——”
  “雅大王以后我们都听你的,跪舔鞋底都可以!!!”
  “这样会死的,真的会死的,雅大王求放过……”
  ……
  三个少年被绑在月见祭的烟火筒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哀嚎求饶,小雅抱臂站在众多小弟前方,给众人留下一个料峭的背影。她冷眼注视着被绑在中间的八百屋少年,“服不服?”
  “服,服,绝对服!雅大王千秋万代一统江湖!”X3
  小雅一笑森然,慢悠悠的说道:“可惜晚了。”她手一挥,“放!”
  烟花引线被点着,“嗖——砰——”松本川的河堤上空,三朵歪歪扭扭的花怦然绽放。
  “哼,好脏的烟火”小雅和高杉同时开口。两个人愣了愣,互相朝对方看过去,一个唇角讥诮,一个眼神不屑。
  “你之前说,冲锋陷阵是家臣的职责;暗查刺探是忍者的职责;通过合理的指挥调度、保证以最小的牺牲获得最大的胜利,这才是大将的职责。”高杉凉凉一笑,眼神锋锐:“那么照你的意思,大将就不需要武力了,是吗?”
  小雅眯起眼睛。
  桂小太郎似乎想起什么,扯了扯高杉的袖子示意他别说了,不过高杉没搭理他,继续道:
  “虽然最后赢得胜利,但当时巷子里隐藏的‘监察’你确实没能发现。我想你应该清楚,攻城战中,最先被攻击的往往是最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