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9

场吧!”松阳眉眼弯弯笑容灿烂,可是此刻他的美人脸在小雅眼中极为可恶。“报酬已经收了,就没有退回去的道理,你说是吧?”
  小雅用自己的颜值发誓,已经吃第二次亏的她再也不会以貌取人了!
  美人有毒啊啊啊!!!
  于是,这一年的月见祭,萩城市民有幸见识到了一个不同往年的辉夜姬。别看这辉夜姬年纪不大,素颜也能艳杀天下,最重要的是,她是个……
  天然卷?!
  ***
  小雅垂头丧气的走下寄席,连漂亮的卷发和睫羽看上去都蔫哒哒的。她的月见祭已经被某人彻底破坏了,那个某人笑吟吟的走在她身后,一下台就被十来个小孩子扑上来围住。
  “松阳老师,您在台上的表现太精彩了——”
  “老师的三味线每次都会让我感动到泪流满面嘤嘤……”
  “下次也教我们弹这一段嘛,老师~”
  ……
  这群师控,你们的松阳老师可黑了你们造吗?
  小雅抽了抽嘴角。
  迎面三个男孩子从远处慢悠悠的走来,其中两个小雅认识,是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剩下的那个身着蓝色浴衣,有着极其醒目的银色天然卷和不太有精神的暗红色眼睛,小雅猜测,他应该就是松阳之前提到的那个“银时”。
  高杉首先看到了小雅,他眯起眼睛,“喂,你怎么还在这儿?”
  小雅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高杉皱起眉,“你——”
  “高杉,既然想跟人打招呼,就要有礼貌才对。”桂小太郎不赞同道,伴着高杉“我才不想打什么招呼”的背景音,他将目光移向小雅:“雅子殿,好久不见,请代我向伯父伯母问好。”
  “好久不见呢,桂君,你家的肉球们还好吗?”
  的确是好久不见,上一次小雅见到桂小太郎,是在他婆婆葬礼的一周后。可能因为家人们一个个离开,唯一陪伴他度过孤单童年的是那些不知何时钻进院子里的小猫小狗小鸭子,桂小太郎对这些毛茸茸的小动物们有些欲罢不能。
  可惜小动物们不太待见他。
  正挖鼻孔的银时忽然偏头看向一旁幽暗的小巷,也不知看到了什么,挖鼻孔的动作顿了顿。发现走在前面的两个同伴已经停住脚步,正在和一个小姑娘说话,他懒洋洋的转回头抬起眼皮,看到小雅的脸后,他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迅速弹掉鼻屎,挤开高杉和假发。
  “你就是萩城的雅大王?”他上下打量着小雅:“你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嫁给高杉那家伙?”紧接着,银时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跟小雅咬耳朵:“他这人超~级~差劲的,一身大少爷的臭脾气,而且打架总输,要不你考虑一下阿银我?”
  高杉额头蹦出青筋,“三十七胜,三十六败,上一次明明是我赢!”
  “嘛嘛~这些都不重要。”银时不在意的挥挥手,继续跟小雅道:“你看我们都是天然卷,很配对不对?”
  小雅面带微笑,很认真的回复银时:“对不起,除了我自己的天然卷,别人的话,我还是更喜欢直发。”往银时胸口插了一箭后,她又补了一刀:“而且,就算是天然卷,我也不喜欢看上去乱糟糟、连发根女神都拯救不了的天然卷。”
  他和高杉晋助合起来干得好事,能以德报怨的话她就不是雅大王了!
  “啪”地一声,银时的一根神经断了。“喂,我们打一架吧,你既然是萩城的孩子王,打架应该很厉害吧?”银时受了一点毛茸茸的小_ci_ji,不太淡定,通常这种挑衅踢馆拉仇恨的事还是高杉干得比较多。
  “我驭下靠得从来都不是打架。”小雅回以高冷一笑:“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没有必要用武力解决的,你还可以用脑子。”
  “是吗?”银时忽然窜进旁边的暗巷里,揪出一个少年扔到小雅面前,“没有武力的你恐怕永远不会发现,这人刚刚一直躲在暗处监视你吧。”
  方才走在高杉和假发身后时,他就觉察到巷子里有个人。那监视一般的目光,让幼年曾在旧战场讨生活的他立刻觉察,只是因为没什么威胁性,他才没管这闲事。
  “雅大王——!!!”
  还未等小雅反驳银时,远处跑来一个相貌清秀的男孩。这男孩正是小雅身边的第一小弟,藩世子毛利元元。“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他在小雅身边低声道:“八百屋家的那个小子已经被我们抓到了!”
  被银时扔到小雅面前的那个少年瞬间睁大眼睛,小雅低头朝他盈盈一笑,男孩却打了个寒颤。
  “你是八百屋那小子的手下吧?这次埋伏在我换十二单的那间民舍,打算趁我换下十二单时抢走我的衣服,让我丢脸?今天是栗名月,可不是乞巧节,你家老大喜欢当牛郎,姐姐我可不是他的织女。”
  随即她耸了耸肩,含沙射影道:“呀嘞呀嘞,看来某人之前放的那把火不是很有效,根本不能给那些不长记性的人一个深刻的教训。没办法,只得劳烦雅大王我出手了~”
  高杉目光倏地阴沉下来。
  被抓包的少年指着小雅:“你、你怎么知知知道我们的计计计划……”话都说不利索了。
  “情报。优先掌握敌军的动态,就能掌握战场的先机。你家老大身边随时都有我的人,他的行踪,恐怕我比你都清楚。”小雅不再理他,而是抬头对银时说:“所以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