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8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师长的作用可不只体现在照顾生活上。吸收他人的经验与总结自己的教训,两者相比,我更喜欢走捷径。能够提前避免的错误,总比撞到南墙头破血流才知道疼好。”小雅直视松阳:“您开办村塾,教穷人家的孩子读书认字,不也为他们提供了这样一条‘捷径’吗?前人的经验都在书本里,而您,给了他们这个钥匙。”
  “没想到你对我评价这么高。其实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就像之前得罪了官差,最后不还是靠令尊帮忙压下去的。”松阳摇头微笑道,“我只不过是个乡间村塾的教书先生罢了。”
  “潜鳞岂是池中物,乡间村塾又如何?其实关于您的事情,我都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小雅目光灼灼:“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教化之所本者在学校。父亲曾说过,迂腐的藩校教育已经不再适合如今的局势,能改变这个国家的人,将会出自您的村塾。”
  “我相信父亲看人的眼光,心里一直有个疑惑,希望松阳先生解答——”她微微挑起唇角,谈吐中习惯性的带着一种上位者气质,却耐心且礼节周全,不会让人觉得盛气凌人,“在您看来,士道是什么?”
  之前的小雅面带微笑,说话和气,还把对方捧上天;接着话音一转,不再一味谦和,问出问题时的语气和言辞带着点锋利。换做一般人,无论是之前被夸奖还是之后被激将,都会失去冷静,为了证明自己而口若悬河夸夸其谈,这样她就可以轻易判断,面前人是否真的如外界传言的那样有本事,以及是否值得结交。
  松阳有些失笑,这孩子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他是否真如父亲所说的那样,短短几句对话陷阱重重;明明说过喜欢“走捷径”,现在却非要用自己的眼睛来探寻真相,也有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狠劲。
  他在心里叹息,他碰到的孩子怎么都是这样,一个个的少年老成,心思重的吓人。
  可是如果不回应她,这孩子大概会很失望吧。既然师者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存在,怎么能让一个孩子对教书先生失望呢?
  “我可以叫你小雅吗?”松阳不答反问道。
  小雅点头。
  “关于这个问题,我能先听听小雅的答案吗?”
  小雅目光微敛,她抿着唇沉默良久,在松阳以为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时,终于开口,一字一顿——
  “士道是杀人的剑,也是_zi_sha的刀。”
  “在江户时,我见过很多很多武士,他们为所谓的士道杀人,被杀,以及_zi_sha。”小雅声音低落:“您知道我这样的武家女子懂事后上的第一堂课是什么吗?不是学写自己的名字,不是弄明白家谱上那些繁琐的关系,而是——如何有尊严的死亡。”
  “饰有家纹的短刀,双手握住刀把,刀尖冲上对准喉咙,用力一刺,呵……”小雅嗤笑一声,继续道:“于是,完成了从身体到心灵的净化和升华。人生存在的全部意义,只是为了维护主君和出身的荣耀,只要这荣耀沾上污点,生的权利就会被剥夺。”
  “士道太过于圣洁,能让人为之生为之死为之疯狂,无论男女。”小雅微微抬起下巴,眼神骄傲,“我不需要这种圣洁的东西,它太干净了,不适合我这种心脏的人。不择手段也好,卑鄙_wu_chi也好,利用陷害也好,冷漠自私也好,我不会让任何人随意决定我的生死;而我想要的东西,谁也不可以夺走。”
  小雅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一个恶人,即使如此,她也要做一个比谁都坦然的恶人。
  “既然已经如此确定自己想走的路,为什么还会问我士道是什么呢?”一直弯着眉眼的松阳睁开眼睛,语气笃定:“这说明你已经产生了疑惑。”
  小雅没有出声。
  “每个人的士道都是不同的,小雅所看到的那些让你失望的士道,并不属于你自己,而是他人强加在你身上的,不是吗?”松阳的声音很柔和,仿佛一点一滴的,将小雅内心深处的不甘、愤懑、挣扎……全部妥帖的熨平:“在我看来,士道并不是荣耀或尊严那么狭隘的东西,而是对软弱自我的自律,以及让自己更进一步强大的意志。”
  “小雅,你已经找到了你的士道。”松阳转回头,直视面前的小姑娘,笑容看起来很温柔:“你的恶人之道,不也是守护之道?”
  “是这样吗?”小雅有些迷茫。“如果在守护的过程中犯了许多错误呢?”
  “比如说,设计高杉家给晋助定亲这样的错误?”松阳笑眯眯道:“我很乐见其成啊,才不会觉得这是错误,晋助这孩子就拜托你多多指教了~”
  “……不要拜托别人这种麻烦的事情喂!”
  “成长是用来犯错的,成熟才是用来改错的。”松阳忽然伸手揉了揉小雅的脑袋:“小孩子如果太成熟,还要大人做什么?不过相对的,小孩子也要认真听取大人的建议。”他站起身,看上去心情极好,“月见祭已经开始了,将辉夜姬捡回家的砍竹子老爷爷马上就要出场了,撒,跟我去寄席吧!不要想着逃跑呦~”
  小雅的表情瞬间崩裂。
  她蹭地一下跳起来,指着松阳的手指不停的颤抖:“你故意引导我说了这么久的话,是为了拖住我?你早就猜到我要跑?!”
  “辉夜姬要是不在的话,三味线师匠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所以,就算没上妆也没戴假发,也请你乖乖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