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7

后步伐悠然的走向跪坐在榻榻米上的小雅,话音里还带着一丝笑意:“呀嘞呀嘞,今年的辉夜姬很特别呢~”
  没上妆的天然卷辉夜姬,大概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小雅偏过头瞥了松阳一眼,丹凤眼看上去很有气势,因为身高问题,她先看到的是松阳拿在手里的三味线,然后才是他的脸。
  让威逼利诱都见鬼去吧!
  小雅瞬间化身成女流氓,“呀嘞呀嘞,今年给辉夜姬伴奏的三味线师匠也很特别呢~”随后还轻佻的补充了一句:“特别美~”
  说好的“我是雅大王我最”呢?!!
  毫无疑问,见到美人后她智商又掉线了。每次重新找回智商后,她都会被之前的自己蠢哭。这种见到美人就情不自禁想要调戏的毛病,真是要不得啊要不得。
  好在松阳并没有介意,他只是笑了笑,道:“月见祭的三味线师匠报酬很不错,可以改善一下孩子们的伙食。”他顿了顿,继续道:“忘记说了,在下吉田松阳,松下村塾的老师。”
  “原来您就是松下村塾的老师。”老师这个职业总是神圣的,小雅迟疑了几秒,变得正经了些:“我是井下雅,幸会。”
  她介绍自己用的是“我是XXX”,而不是“我叫XXX”的句型,据说习惯这样介绍自己的人,有着比其他人都要强烈的自我意识和自主意识,为人强势,性格坚强不屈,且有着优秀的领导才能。
  “桂小太郎那孩子挺不容易的,希望您能好好照顾他。”小雅继续道。
  对于接连失去所有亲人的桂小太郎,小雅满怀怜惜之情。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对方长了一张很耐看的脸。
  “小太郎?”松阳惊讶道:“我还以为你会先提及晋助呢,你们的感情不是更好吗,都一起烧过别人的房子了。”
  小雅一脸被噎住的表情。
  松阳的笑容特别灿烂:“说起来,上次火烧八百屋还多亏你在晋助身边呢。”松阳眨了眨眼睛,看上去有点俏皮。“后来我听银时说——哦,银时也是我的一个学生——晋助一直想去烧了八百屋,因为没想到什么逃脱罪名的好办法,计划就搁浅了。”
  小雅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松阳话音一转,“不过后来他和银时想到了一个迂回策略。你知道那个迂回策略是什么吗?”
  小雅忽然有种相当不好的预感。
  松阳一脸陷入好笑回忆的表情,“他们撺掇八百屋家长子把藩主世子打了,那孩子是叫毛利元元吧?就算藩主不会因为孩子之间的玩闹这种小事治罪八百屋,萩城以暇眦必报闻名的‘雅大王’也会为小弟报仇。”
  小雅忽然有种不想再听松阳说下去的预感,于是她自己主动开口了:
  “然后,等到我‘为小弟报仇时’,高杉君与我同时出现,身为奉行大人的女儿和女婿,不可能因为一场没有人员伤亡的小火灾赔命。再加上高杉君的‘巧舌如簧’,他不但可以完全脱罪,还成了惩恶扬善的英雄。”
  “我的存在,不过是为他的安全脱身加一层保险。”小雅咬牙切齿的补充道:“所以说,我是被他当脸卡刷了?”
  “哎呀,我好像不小心泄露了什么。”松阳捂住嘴,仿佛才觉察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小雅听明白了,松阳的话透露出两个信息,一个明一个暗。明的那个当然是指她被高杉晋助利用;暗的那个则是指她的“家臣”里有高杉的“钉子”。高杉晋助遇见她的时间掐得太准,必有人通风报信。现在想来,她决定何时去报仇,甚至选择纵火报仇的原因都有些莫名其妙。
  一道晴空霹雳瞬间劈在小雅脑袋上,接着便是乌云笼罩电闪雷鸣凄风苦雨。亏她还一直以利用别人为荣,亏她还一直以为是她利用高杉,没想到她早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
  ……真是利用人者人恒利用之。
  这世间聪明人有的是,谁也别小看谁,若是最后吃了绊子,那也是——
  活该!!!
作者有话要说:  若论腹黑,小雅和高杉都不是松阳的对手。
原则上,艺伎卖艺不卖身。日本人去花柳街找艺伎也不是为了睡。找游女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在游廓,男人们不会讨论平日的俗事;找艺伎是为了聊天和欣赏艺术,人们可以跟艺伎倾诉烦恼讨论工作,并且完全不用担心艺伎会泄露谈话内容。私下卖身的艺伎会被茶屋开除。当然,完全没有卖身行为是不可能的,战乱时艺伎生意不好活不下去会卖身,但这属于个人行为。艺伎是提供艺术表演的人,但艺术需要华丽的和服和头面来装饰,艺术的修业也需要大量的金钱支持。
在我看来,游女与艺伎的区别就像酒店小姐和明星的区别,只是旧时没有电视和网络,娱乐的形式只能是真人表演,因而衍生了类似经纪公司一般的置屋和类似影视产业链一般的花柳街。明星可以独身可以有恋人可以有情夫可以被有钱人包养,但不管怎样,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后台助她向上爬。与其说是卖身,不如说是“以恋爱的形式来达成各得所需的交易”更合适。

  ☆、月见祭

  “看来晋助真的很关注你呢~”终于逗够了小雅,松阳开始回归正题:“说起小太郎,他很独立,根本没给我什么照顾的机会,倒是我经常要麻烦他照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