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6

我来做媒介!我这招牌要是没了信誉,还有谁敢将女儿往我这送!”
  “真的不能想想办法吗?听说萩城有城花姬——”
  “想都不要想,贩卖的那些女孩都是跟家里签过卖身契的!那些武士把女儿送来时也是交过艺伎修业的学费的!坑蒙拐骗的勾当我可不干!”
  ……
  两人离开后,小雅又等了很久,才从地板下面爬出来。
  “萩城,真是卧虎藏龙啊……”她在心里感慨道,顺便提醒自己,以后跟人说什么重要机密,绝对不能选择这种架高的和室,太容易被偷听了。
  既然已经抓到这个艺能委员会的把柄,要不要利用起来呢?小雅捏着下巴,不怀好意的想着。
  至于要不要举报……别开玩笑了,没听之前说,这年头贩卖人口不犯罪吗?法律制度不完善,天人肆虐,战乱频繁,百姓流离失所,浪人伤亡载道,鬻儿卖女这种事再正常不过。坚持不坑蒙拐骗的人牙子简直就是职业道德楷模。
  ***
  在没想好怎么利用把柄前,小雅依旧一边抱怨着一边参加排练。但无论再怎么抱怨,该到来的还是会依约到来。
  栗名月一共有七天,最后一天叫做“二十三月”。就在这最后一天的黄昏,小雅大方的自掏腰包请“家臣”们吃月见团子,大伙正开心的享受着节日最后的余温时,小雅被委员会的人拽走了。
  “天黑后月见祭就要开始了,雅子阁下还想在外面闲逛到何时?”
  落语、净琉璃、讲坛、传统舞蹈表演的曲艺场叫做寄席,负责人一边抱怨,一边把小雅拉进露天寄席附近的民舍里,一堆人捧着十二单、化妆笔刷,还有一顶看上去快要拖地的黑长直假发,把满脸阴郁嘴角抽搐的小雅围了起来。
  “别……别过来……Heips me!!!”
  “喂轻一点!疼呢!你那充满罪恶的手心里握着的一个需要怜惜的娇弱少女!”
  “这白色的浑浊液体是什么?不要往我脸上抹啊好恶心!!!”
  “是Help me。”负责人忍无可忍,终于青着脸开口:“雅子阁下,只是梳头和化妆而已,请不要说得这么污好吗?PTA会投诉的。”
  “正好投诉你们虐待女童!!还有我知道是Help me不是Heips me,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啊不要再往我脸上抹了,我已经够美了,不需要化妆!”
  最后,负责人捧着几乎垂至地面的假发,一步步走向小雅——
  “等等,我可以接受化妆,也可以接受别人穿过的衣服,但我拒绝把别人的头发顶在自己脑袋上,晚上会做噩梦!”小雅神色惊恐的一步步往后退,活像被逼良为【哔——】的可悲少女。
  “雅子阁下,您可以不接受化妆,也可以不接受别人穿过的衣服,但是必须接受假发。”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负责人完全习惯了小雅的龟毛和挑刺,她板着脸道:“您见哪个辉夜姬是天然卷的?”
  “天然卷怎么了?!谁说辉夜姬一定是黑长直的?说不定她就是像我这样既柔顺又妩媚的长卷发呢!”
  _kang_yi无效,“孔武有力”的负责人按住“可悲”的“娇弱少女”,将假发往她头上一扣,便带着一群人施施然离开了。
  小雅趴在矮几上,愤然的捶了几下榻榻米。
  “想让我听话?呵呵,做梦去吧!”
  由此可见,那位传统艺能委员会的负责人还是不了解雅大王的脾性,这孩子的反骨比所有人都硬,正值中二期熊的不要不要的。否则的话,她绝对会找人把小雅看起来,而不是把她一个人扔屋子里。
  ***
  随着夜色的降临,屋外的街道上喧嚣渐起,迷离灯火仿佛从彼方世界而来,晕染了这个尘世。小雅偏着头,仿佛沉浸在屋外的热闹中,但其实,她能看到的只有一堵冷清的墙。
  这间简陋的民舍没有窗,只有一扇用青色帷幔遮住的门。
  “所以说啊,我才不想来扮演什么辉夜姬呢!祭典这种事情啊,无论是射击也好,捞金鱼也好,还是在大街上一边舔苹果糖一边挖草莓刨冰也好,和大家一起才开心!”她才没有牺牲自己娱乐大众的高尚情操。
  离月见祭开幕还有二十分钟,小雅迅速摘下假发,卸掉浓妆,整整一个小时的成果被她几分钟打回原型,只留下身上的华丽十二单。这时,她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糟糕!应该再晚一点行动的,这下逃不出去了!!
  “银时、晋助、小太郎,你们三个带着大家好好逛祭典。”
  陌生的清润嗓音传进小雅耳朵,小雅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委员会的人。那就先把这人稳住,威逼也好利诱也好,然后趁机逃跑。
  脑子里瞬间冒出十几个“威逼利诱”的计划,小雅整理了一下衣服,十二单在榻榻米上铺陈开,布料曲面的华光像水一样流动,涓涓细流中,一卷长发泼墨般散开。然后,她开始装逼——嗯,姿态要优雅,表情要矜持,下巴要微抬,目光要带上贵族式的疏离,要cool,cooler,coolest……
  OK,完美!
  “不要打架,也不可以出城哦,否则的话……”门外的松阳威胁的亮出拳头,看到孩子们带着满头冷汗和黑线迅速跑路,他扬了扬唇角,走到寄席附近的民舍,掀开门前的青色帷幔——
  松阳先是愣了愣,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