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5

桂小太郎,是因为两家算是旧识。这还要从早年井下爸爸第一次相亲失败说起。
  以小雅一贯对人类颜值的超高品味来看,她父亲是个身高八尺、形貌昳丽、仪表堂堂、幽默风趣,以下省略一万个修饰词……的美男子,既然如斯优秀,姻缘之路也该比别人顺一些,奈何他的第一个相亲对象貌似脑子有洞,导致从此以后他对所有女性自暴自弃,多亏井下妈妈拯救了他,不然她很怀疑自家老爹会弯。
  据井下爸爸说,他结婚前曾四处游历,亲眼见识过天人对这个星球的践踏,也意识到幕府的软弱无能,因为长州的倒幕攘夷氛围最浓厚,他在萩城住过几年,当时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
  要说井下爸爸这第一个相亲对象,那名头在萩城也是响当当。当年的城花姬啊!城花配城草,应当是水到渠成,可是也不知道相亲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导致最后井下爸爸发誓与那位城花姬老死不相往来,甚至只要别人一提起那位美人儿,他的脸都会黑。
  其实那城花姬也没把井下爸爸怎么样,只是她的脑回路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井下爸爸没办法欣赏她具有毁灭性的的搞笑品味——比如给自家的鸭子起名伊丽莎白什么的;比如总是脑补奇怪的小剧场什么的;比如总喜欢cos水管工什么的;比如总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什么的……
  后来城花姬嫁给了一个家境不太好的武士,夫妻俩很早就去世了,留下一个貌美如花脑子依旧有洞的儿子。说是老死不相往来,但毕竟是旧识,井下爸爸带着妻女定居萩城后,听说了桂家的事,想把那个失去父母的孩子接到自己家抚养,不过被孩子的婆婆很有武士风骨的拒绝了。
  如今这么一看,原来前前前前……城花姬那个貌美如花脑子有洞的儿子都长这么大了,还长得如此出类拔萃。
  小雅老气横秋的想着,完全忘记自己的年龄比桂小太郎还要小的事实。
  打定主意不想参加那个麻烦的琉璃剧演出,小雅把收到邀请函的事抛在脑后,没想到几日后,小雅家的邀请函泛滥成灾了。
  窗户,门缝,烟囱,围廊……到处都是硬塞进来的邀请函,甚至还有猫头鹰飞到庭院空投,极有某魔法学校的彪悍风格!硬纸片散落的到处都是,收拾起来简直要狗带。
  于是,快要哭了的小雅爸妈给她下了最后通牒——再不给老子/老娘解决,老子/老娘就把你解决喽!
  她总算知道,为什么从前的城花姬都会不厌其烦不辞辛劳的演那一点好处也捞不着的辉夜姬了。
  特么都是被烦的啊啊啊!!!

  ☆、辉夜姬

  “唉,这些人都是多么庸俗呀!不了解对方的心灵,而贸然与他定亲,如果他后来变心了,会教人后悔莫及的。无论对方地位多么高,相貌多么好,不了解他的心灵而与他定亲,我绝不……”
  “cut——!!!”传统艺能委员会的负责人简直要捂脸:“跟您说过多少次了,雅子阁下。这里的情节是五个男人同时追求辉夜姬,而辉夜姬身为天上的神女,面对凡间权贵出身的觊觎者,既要有高高在上的蔑视,又要有毫不动心的坚决,还要有看透情爱的悲哀,最后要有不堪其扰的厌烦。恕我直言,这一段话里,您只有‘这些人都是多么庸俗呀’说得比较到位,我可以理解为您是在吐槽吗?”
  “斯米马赛~”小雅面无表情的举起手:
  “那些情情爱爱的,我一点也不想了解。”
  “放过我吧,我还是个孩子。”
  “都怪你们,我都不纯洁了。”
  蔑视?如果是指雅大王专治各种不服的碾压,大概也算得上蔑视。
  坚决?如果是指她暇眦必报虽远必诛的性格,大概也算得上坚决。
  悲哀?如果是指她被逼参加浪费时间的排练,大概也算得上悲哀。
  厌烦?如果是指她不断重复这些矫情的台词,大概也算得上厌烦。
  总而言之,作为一个阴暗黑心的人——这里专指她“利用自己(以及他人)的婚姻、来换取不被宗家束缚的自由”这件事——雅大王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心灵与定亲有什么必然联系。
  不过有一点她还是很理解辉夜姬的,那就是——
  这些庸俗的凡人!!!
  排练中途,负责人有点私事被人叫走,说要出门一趟,还跟小雅说这两天不用来了。小雅离开时穿过回廊,看见负责人从房子另一头匆匆走过,表情还有些不对劲。
  她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要出门吗?表情这么鬼祟,绝对有问题!
  胆大心细又比任何人都好奇的小雅跟了上去,见负责人进了一间和室,她四处看了看,钻进了廊檐与地板的空隙,爬到屋子正下方,开启偷听模式。
  “不是让你不要过来吗?”这是负责人的声音。
  接话的听上去像个中年男子:“下关的置屋这两年青黄不接,你这里有没有合适的女孩?”
  “小声点!你以为这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买卖?”
  “这年头战乱频繁,长州是旧制,贩卖人口又不犯罪,而且咱们是将人往艺伎的置屋送,艺伎卖艺不卖身,又不是送到游廊逼良为娼,你怕什么?”
  “是,贩卖人口不犯罪,但我这里是打着传统艺能委员会全国分会的招牌,跟人口买卖不是一个流程!那些家道中落的武士想将女儿送置屋,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