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4

,小雅偷偷躲在会客室门后将高杉家主的话听了个遍。
  ——“那一日冒犯了雅子小姐,真的非常抱歉,请对犬子再多一点信心,在下阖族都非常期待两家的婚事。”
  ——“不不,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在下也很纳闷,断绝关系这样的传言到底从哪传来的?晋助这孩子虽然对家里有点误会,但他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我们绝对没有放弃他的意思!”
  ——“您说松本村的松下村塾?那种破烂的乡下村塾晋助怎么可能……啊?您的意思是……您是说那个……呃……吉田松阳先生很有学问,是个好老师?这……原来是这样啊呵呵呵……”
  ——“您不必担心,犬子特别喜欢雅子小姐呢!”
  ——“还望奉行大人在藩主面前替高杉家多多美言。哦对了,听说雅子小姐病了,这是犬子托在下带的手信。”
  ……
  躲在门后的小雅眼神微敛,长长的睫羽投下一片阴影。
  据说高杉晋助早已与其父断绝关系,只是因为奉行大人看好高杉晋助,高杉家的这位家主最近似乎有认回这个儿子的打算了?
  “啧,难看的嘴脸,难看的吃相。真是哪里都有这种人啊,为了武士身份,为了所谓的利益,连血脉相连的亲人都可以出卖。”
  小雅想起火烧八百屋那天高杉提起他父亲时冷漠的语气……
  ——放火虽是大罪,不过我既已脱离家族,这件事情就和我身后那位“高杉大人”没有任何关系,一切责任由我自负。
  “至少在这一点上,我挺理解你的心情的,高杉君。”
  兴味索然的小雅起身离开会客室门口。她坐在屋外廊檐上,看着和式庭院中栽种的垂枝樱,心思不知道飞去了哪里。头顶上的江户风铃清音作响,叮铃铃叮铃铃,奏着一曲早已泛黄的回忆。
  这颗樱花树是她父母在她六岁时种下的,当时井下爸爸一边轻轻拍着树干,一边笑着对小雅说:“我们家雅子嫁人的时候,一定要在春天,那时候满院子飘着粉色花瓣,多好看!”
  而井下妈妈则是很发愁,“这才刚搬来萩城半月,雅子就成了有名的女霸王,以后还有哪家敢和咱们家结亲?”
  年仅六岁的小雅是怎么说的来着?
  好像是——“在这萩城里,能配得上我的家世的人不会娶我;愿意娶我的人,家世又太差。那就找一个不上不下、需要抱着父亲大腿往上爬的人家吧,反正不过是个婚约而已,有了婚约,刚好堵住江户那群人的口。”
  听了这句话,夫妻俩眼圈差点红了。女儿早慧,是为人父母的失责。
  他们从大都市江户搬到萩城这个乡下地方,表面是因为小雅父亲调任,其实根本原因出在小雅身上。
  她差一点沦为江户那个井下宗家的联姻工具。
  所以她真的、无比的理解高杉晋助的心情。可是理解归理解,她心里很清楚,自己一天天的长大,如果没了这一纸婚约做掩护,本家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找上门来。就算她的关系和高杉晋助再不好,她也不能放弃这个婚约。
  死道友不死贫道,高杉君,抱歉啦~
  作为一场互相利用中的炮灰,有本事的话,就成长到再无人敢利用你的程度吧!
  小雅没有丝毫歉意的想着。
  作为一个性格糟糕透顶的人,她可没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高尚情操。
  ***
  接下来的半年,小雅都没有再见到高杉晋助。临近月见(八月),她收到一张邀请函——
  “井下雅阁下敬启:经过萩城市民的投选,您被评为新任萩城城花,栗名月即将到来,我们诚邀您参加萩城月见祭典活动,并饰演净琉璃剧《竹取物语》的女主角——辉夜姬。这是一次弘扬传统艺能、展现自我扬名萩城、向世界散播美丽的大好时机!一定要来呦亲~参加还有小礼物赠送呦亲~包邮呦亲~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呦亲~静候您的佳音呦亲~”
  落款是——日本传统艺能委员会·萩城分会。
  “虽然我的确美得_tian_nu人怨,但是……”黑着脸的小雅忽然将邀请函一摔,顺便补了几脚。“本大王不需要扬名已经很出名了呦亲!!”
  这个传统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穷极无聊的萩城市民通过公开投票的方式选举萩城城花,这位城花姬将在栗名月(中秋节)的月见祭中扮演辉夜姬,直到城花姬嫁人,萩城将会再次投选新任城花。
  问题是,这年头女子嫁人都比较早,城花姬下到八岁稚龄,上到十八岁封顶,这选的是哪门子城花姬,明明是最美萝莉吧喂!
  这群丧病的萝莉控!!
  小雅虽然心中吐槽,但还是很好奇“竞争对手”都是谁,于是派小弟给她买了份报纸。她翻开《萩城朝刊》A1面,第一张最大的照片下面显示的票数很可观。小雅对着自己的照片评头论足一番:眼睛好像小了,睫毛不够翘,笑容有点假……她觉得自己被拍丑了,接着目光下移落到第二张照片上——
  缎子般的黑长直马尾、清秀端正的五官、严肃认真的表情、沉着却不失希望的澄澈双眼……
  “桂小太郎?!”
  小雅抽了抽嘴角,虽然这个桂小太郎长得挺好看,但如果没记错的话,他的的确确……是个男孩子吧?为什么他还成了城花姬的候选人,而且票数遥遥领先众人,只在她之下?!
  之所以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