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3

 好不容易撩一次汉,结果撩的还是一面没见过的未婚夫,再加上说坏话被抓包,这该是怎样一种尴尬的境地?
  不管别人如何,反正小雅是懵逼了。如果用她从小跟母亲修习的汉学做形容,她的心情大概可以总结为——飞流直下三千尺,奔流到海不复还,欲往青天揽明月,不如自挂东南枝。从前她尚且不明白汉学诗歌的深刻含义,此时此刻,她终于了悟。
  简单来说就是:让我去死吧!
  显然八百万神明还嫌_ci_ji她不够深,于是——
  男孩一声嗤笑,倨傲的扬着下巴,那睥睨的小眼神仿佛正往外冒冰碴。“我就是你口中那个‘长得很惊险’‘出身不太好’‘亲戚特别多’‘规矩一大堆’的未婚夫,高杉晋助!”
  语毕,还拍了拍小雅的肩,一字一顿道:“干、得、漂、亮!”这句话高杉晋助是在她耳边说的,听上去真是凶残极了。
  扔下句狠话后,高杉晋助不再搭理懵逼的小雅,转向他的父亲和八百屋家的大人,目光清明,脊背笔直,语气不卑不亢:
  “众人皆知,松下村塾度日艰难,在本就田产不丰的情况下,八百屋家长子毁掉村塾不少水稻和作物;他曾数次故意推倒集上挑担子辛苦卖货的老人却不道歉,此事萩城中人均有所见;我的一位同窗出身武士阶层,身为商户的八百屋家长子却抢了他的短刀卖掉,用这钱财在萩城的孩子中‘招兵买马’,平日里带着这些人欺男霸女横行乡里,恃强凌弱无恶不作。”
  “放火虽是大罪,不过我既已脱离家族,这件事情就和我身后那位‘高杉大人’没有任何关系,一切责任由我自负。八百屋家可以向藩里提出诉讼,砍头还是切腹,我已做好觉悟,绝不会为自己脱罪,只是——”
  高杉抬起头,此时他碧色的眼眸亮得惊人。他直视八百屋家的孩子,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毁人稼穑,此罪为一;不敬长者,此罪为二;罔顾尊卑,此罪为三;结党营私,此罪为四!”
  “八百屋家的小子,你,敢不敢认罪?!”
作者有话要说:  总督生日快乐~
曾经承诺的坑,跪着也要填完,所以给点鼓励呗,收个藏评个论啥的,说不定会掉落大更新术呦~~顺便一提,今天下午六点还有一更。
井下雅kuso高杉晋作妻井上雅。
毛利敬敬kuso毛利敬亲
毛利元元kuso毛利元德
(友情提示:不要去百度,否则你会对这个世界绝望)
关于大丹凤眼,就是眼睛圆而大、眼尾细长上挑的眼睛,看上去很有气势,很适合演绎既媚且狠的风情美人。范冰冰的眼睛就是典型的大丹凤。

  ☆、净琉璃

  围观人群中的大部分不过是凑个热闹,也有少数聪明人听到四条罪状后,立刻在心中道了一声“好”!
  小孩子的淘气被高杉无限放大到可以切腹的罪名,其实后面三条罪状都不是重点——卖货的老人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才没工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武士还是商户这些他都不在意,被抢走短刀只能说明你无能;跟萩城的孩子们拉帮结伙关他何事,反正都不过是一群蠢货……
  真正让高杉生气的,大概只有松下村塾田地被毁这件事。为了报复,高杉烧了八百屋家的房子,受到对方诘难后,他又马上抛出四条罪状,桩桩件件条理清晰的摆在大庭广众之下时。这四条罪状往小了说不过就是小孩子太熊,往大了说却可以构成死罪,八百屋家的大人为了保住自家长子,只能推脱孩子不懂事,不敢再追究高杉,“原告”与“被告”达成和解,“原告”撤诉,犯下纵火大罪的高杉和八百屋少年一样,同样成了“孩子不懂事”。
  原本就是孩子们的玩闹罢了,何必把事搞大到让所有人都下不来台的地步?在围观人群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中,八百屋家心中忿忿,却只能无奈妥协。
  人们常说三岁知老,此话诚然不假。从火烧八百屋这件事就可以看出,高杉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是个手段激进,且除恶必尽的人。
  若要他的老师吉田松阳评价其行事,大概会责一句“至刚易折,强则极辱”,但不可否认,他是真的聪明,手段用的狠绝且有效,那种不顾一切玉石俱焚的架势很能唬人,他若想报复谁,也是以自身做饵,先把自己推上悬崖。
  总之,此次纵火事件中,高杉像少年英雄一样惩治了恶人;八百屋少年颜面尽失,从此夹着尾巴做人;至于一向横行萩城碾压众生的小雅,除了被抓包丢脸外,简直就是一个陪衬的路人!
  这就是井下雅记忆里,与高杉晋助不怎么愉快的初相遇。
  回到家后小雅就病了。一想起白日发生的囧事,她就觉得浑身上下哪都疼,连带着头晕目眩四肢不利,忧郁的直想来一次免费的三途川旅游。
  等到病终于好了,心情也缓过来了,她模仿父亲的笔迹,伪造了一封退婚书寄到高杉家。退婚书里没提高杉晋助怎样,只说两个孩子不合适。
  这不过是以退为进的手段罢了,她的目的还真不是为了退婚,鉴于小雅家的门第比较高,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有点疑心病且过于重视武士身份的高衫家主看到这封信,只会更加坚定两家的联姻。
  果然,没过几日,高杉家主提着一堆手信来“探病”顺便表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