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未亡人-分卷阅读2

满足,未等成功就半途夭折,这就是历史上的农民起义总是失败的原因。”小雅笑指自己鼻尖,“先进阶级就是本大王,本大王就是先进阶级。”
  毛利元元:“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遥远的星际有一对好基友,他们共同谱写了一段爱的篇章,名字叫《资本论》。”小雅拍拍毛利元元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要致富,先修路;要聪明,先读书。”
  讲真,历数从小做过的混账事,小雅始终觉得,她在诲人不倦和毁人不倦上极有天赋。
  这些都是后话,继续八百屋少年的问题——这个“起义军首领”的手段显然落了下乘,他如果肯好好的“礼贤下士”,说不定还能有和“雅军”分庭抗礼的机会,可惜的是,他依旧不改“腐朽落后”的“前朝作风”,还把小雅身边最得宠的“家臣”——也就是毛利元元给打了。
  于是,小雅雄赳赳气昂昂的杀到了八百屋家的商铺前。这一日乾坤朗朗,晴空无垠,东风凭借力,送她上青云……啊不,送她火烧八百屋。
  阳光,蓝天,暖风,鸟鸣,飘落的彼岸樱……多好的天气啊,绝对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之必备首选。
  然后,话题又回到了最初——烧,还是不烧,这是个问题。
  就在小雅纠结踌躇不知该不该下手时,巷子口传来脚步声。她挑了挑眉,眸光睨过去,一张精致面容映入她眼帘——
  紫得发黑的直发如绸缎般柔软安静的伏贴在男孩侧颊,白皙如玉的脸上镶着一对儿漂亮的帝王绿,让小雅有种想要把它们抠下来欣赏珍藏的欲望。
  一切都很和谐,唯一不和谐的,是他手里拿着的东西:火把,油桶,和小雅手里的纵火道具一模一样。这个小美人不像小雅下手时还犹犹豫豫的,他放火那叫一个干脆爽快。浇上油,火把往木头房子上一扔,呼啦一下子,火苗迎上东风瞬间窜出两米多高。
  伴着红艳艳的火光背景,那男孩回头冲小雅挑衅一笑,笑得十分拉仇恨,眼神儿溜过她手里没点着的火把,明明白白诉说着一个词——
  怂炮!
  这要搁平时,她可能就咬杀了。不过此时此刻她却一反常态的学着那男孩的模样,特淡定的将火油扬在木头房子上,给八百屋家的重建工作和萩城的城市规划做出了一份伟大的贡献。
  没咬杀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美人颜好。
  说起小雅其人,除了气量狭窄、喜欢坑人、极端自恋这三个毛病外,遇到美人还容易智商掉线。就在这种不带脑子的情况下,小雅勇敢的搭讪了。
  “美……咳,少年~我是井下雅,你呢?”
  男孩瞟了她一眼,没说话。
  “我说少年啊,你为什么要烧人家的房子?”小雅丝毫没介意自己的热脸贴了冷_pi_gu:“我是为了给我的‘家臣’出气,你呢?让我猜猜,难道是打架打输了?”
  男孩子脸阴了阴,小雅以为自己猜对了,于是继续热脸贴冷_pi_gu:“你长得真漂亮,跟我回家怎么样?少年你放心,我会好好养你的,只要你能经常在我面前晃一晃你这张脸就成。虽说我有一个未婚夫叫高杉晋助,不过据说他长得很惊险,有你在,我就不要他了!”
  事后小雅追杀了毛利元元好几个月,因为“高杉晋助长得很惊险”这个情报是他提供给小雅的。当初两家联姻时她根本不在意未婚夫长什么模样,自从得知这个情报后,她就更加不想探究未婚夫的长相了。
  之前偷懒的后果就是,现在的她在作死的道路上以每小时一百八十迈的速度越飙越远,最后撞上了母猪……不对,撞上了正主。
  多年以后,晋级为撩汉教科书的雅大王依旧在反省今日的所作所为。约炮……不对,邀请别人回家“做客”怎么能把有CP的事儿抖搂出来呢?!
  不过从目前看来,她是没这个觉悟的。只听她继续作死道:
  “这门婚事是我和父亲前不久商量着定下的,不过现在我反悔了。想那高杉晋助长得肯定不及你养眼,而且出身也不是很好,家中还有一大帮子亲戚。亲戚多是非也多,将来有一天嫁到高杉家,想必到时候规矩也是一大堆。”为了把这漂亮孩子拐回家,她可是不遗余力的黑那个一面没见过的未婚夫。
  小雅抬起下颌,大丹凤眼里的光芒明烈灼人。
  “我马上回家写退婚书,你就入赘到井下家如何?等我们有了孩子就杀回江户去,把狗屁井下宗家的家督位置抢过来!”
  男孩脸色变了又变,眼神看上去很是莫测,不过她当时还以为是火光映的。
  小雅当然不可能得到回应,倒是两个孩子闯下的大祸急需家长出面解决。萩城的奉行大人已经对自家女儿的熊见怪不怪了,听说女儿烧了人家的房子,他慢悠悠的从奉行所散步过来,一点也不着急。与之相反,男孩子的家人速度很快,来者是个看上去挺威严的中年男子,一身家主的做派,身着绣有家纹的黑色纹付羽织袴,胸前系着白色的羽织纽,正装的不能再正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去结婚呢。
  “晋助!”隔老远就听见中年男子叫出男孩的名字。
  此时小雅依旧没放弃勾搭,她回头朝男孩讨好的笑笑:“原来你叫晋助啊,这名字挺好……听?!!”
  晋助?
  晋助!!
  高杉晋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