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分卷阅读39

…要_bei_cao进_zi_gong里……”

  顾浅浅只觉得那_rou_bang插得极深。好像马上就要操进_zi_gong里面一样。

  “哦……_cao_si你个_sao_huo……浅浅,你真是个妖精。”

  郑竹义被勾得理智全无。只想按住身下的女孩儿恨不得_cao_si她。_rou_bang一下一下操得极深,整根抽出又全根插入。

  “啊啊……要死了……唔唔……慢点儿……啊啊……不行了……”

  郑竹义操得太狠了。顾浅浅一开始还享受,后来就忍不住想要逃走了。总感觉会_bei_cao死在床上。

  “啪——_sao_huo。刚刚是谁让我狠狠操的。”

  郑竹义不满顾浅浅的逃离。伸手在那滑嫩的小_pi_gu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

  “啊……疼……唔唔……不要打_pi_gu。”

  顾浅浅身子一僵。委屈地眼圈都红了。可是郑竹义却不知道受了什么_ci_ji,巴掌又落了下来。

  “啪——_cao_si你……哦……_sao_xue夹得真紧……操松你……啪……”

  大_rou_bang在穴里一边猛插一边打着顾浅浅的_pi_gu。那力道还不小,不一会儿顾浅浅的_pi_gu就红了。

  “啊啊……不要打了……呜呜……_pi_gu要坏了……嗯啊……啊哈……不行……呜呜……郑竹义……唔唔……”

  顾浅浅想要掰开那只大手。_pi_gu上_huo_la辣的疼。郑竹义的眸子已经变红了。完全不管顾浅浅的哭喊。越操越带劲,越打越带劲儿。

  郑竹义一低头就能看到女孩儿身上的那点儿布料因为女孩儿一直扭动上半身小_nai_zi几乎都挡不住。两团白花花的乳肉对着他的_chou_cha跟着女孩儿的身体一起摇摆,荡起一层_sao_lang的乳波。郑竹义不客气地低头咬住其中一颗_ru_tou和一小团_ru_tou又吸又舔。

  “呜呜……不要舔……啊啊……”

  顾浅浅上下失守。根本不知道要去推开那边,或者是享受哪边。感觉乳肉几乎要被郑竹义吞下去一般。_ru_tou又硬又翘,涨涨的。

  “呼呼……浅浅的小_nai_zi真香……哦哦……好想喝浅浅的奶……啧啧啧……”

  郑竹义把一对小_nai_zi吸得啧啧作响。等玩够了一对小_nai_zi又开始在顾浅浅颈间种草莓。好像要在女孩儿额全身都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胯下毫不含糊地在可怜的花穴里猛烈地冲刺。

  “啊啊啊……不行了……”

  “噗嗤——噗嗤——”

  “啪啪——”

  “哦……_cao_si你个小_sao_huo……”

  “呜呜……要死了……不要操了……啊啊……_xiao_xue要被草烂了……呜呜……不行啊……_pi_gu要坏了……嗯嗯啊啊……”

  窗外鸟语花香。夏日的阳光甚好。窗内隔着薄薄的窗帘,一室的_yin_mi火热。

  “唔唔……不行了……嗯啊……”

  顾浅浅的嗓子都快叫哑了。郑竹义才一个猛插_gui_tou残忍地破开了小小的_zi_gong口。“噗嗤噗嗤”地在_zi_gong里射了个爽。

  “啊啊……好酸……唔……不要射进来……唔……啊啊……好烫啊啊……_zi_gong要被射满了……啊啊啊啊……”

  顾浅浅的双脚绷得紧紧的,知道_she_jing结束才慢慢放松下来。

  48 _pi_gu被打坏了,肿的高高的。剥开_yin_chun手指_cha_jin来给花穴上药 <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 柔柔弱弱 ) | : https://books/596358/articles/712154548 _pi_gu被打坏了,肿的高高的。剥开_yin_chun手指_cha_jin来给花穴上药“哇呜呜呜……”

  郑竹义做的太激烈了。而且除了刚开始的时候,顾浅浅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这么激烈夹杂着粗鲁的_xing_ai了。身体又酸又疼,_pi_gu_huo_la辣的,再加上刚刚郑竹义一直叫她小_sao_huo自己居然也配合自称小_sao_huo,各种委屈涌上心头,顾浅浅委屈地小声哭了起来。

  “哭什么?浅浅刚刚不是也很爽吗?”

  郑竹义伸手捋了捋女孩儿额前被汗浸湿的发丝。

  “呜呜呜呜……”

  顾浅浅不想让郑竹义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从郑竹义双臂间伸胳膊将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郑竹义汗湿的怀里继续哭。

  “好了……好了……”

  郑竹义也看出了女孩儿的羞愤。这是被自己气哭了?真可爱。他轻柔地拍打着女孩儿的肩膀安抚道。

  顾浅浅的声音渐渐变小了。房间里一时间只能听到女孩儿委屈的抽噎。

  “我们去洗澡好不好?”

  郑竹义像是哄小孩一样,连声音都放小了许多。顾浅浅还是把脸贴在他的坏里不肯露出来,小幅度地点点头。

  郑竹义托着女孩儿的_pi_gu像是抱小孩儿一样把女孩儿抱起来。

  “啊……斯……”

  顾浅浅忍不住抽气。刚刚郑竹义突然抽风。现在_pi_gu_huo_la辣的疼。

  “抱歉。刚刚浅浅太诱人了。”

  郑竹义也知道自己刚刚做得有些过。可是女孩儿勾引他的样子实在是太诱人了。刚刚他满脑子除了_cao_si身下的这个妖精根本没法思考。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顾浅浅能让他这么为之疯狂了。

  顾浅浅气愤地伸手在他的背上打了好几下。_pi_gu是真疼。_huo_la辣的,长这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