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分卷阅读35

(一边被老师扣穴一边整理试题)“真是_yin_dang的学生。不过为了奖励你的诚实,老师今天就满足你吧。”

  顾浅浅的主动对于郑竹义可谓是意外之喜。他本来就想依照女孩儿的羞涩肯定不会主动求欢,所以也没期待女孩儿会主动说出来自己的渴望,没想到,顾浅浅的身体远比他想象的更加依赖于他。

  “噗嗤噗嗤……”

  男孩粗大的_rou_bang在女孩儿娇嫩的花穴里快速地进出。女孩儿的身子实在敏感,男孩儿_chou_cha的过程中不断有_yin_shui被带出。

  “哦……浅浅咬得可真紧……”

  郑竹义从身后将顾浅浅压在书桌上。一只手自背后捏住一只小_nai_zi,另一只手则是掐着她的腰。

  “嗯嗯啊啊……唔……”

  顾浅浅的整个上半身几乎完全覆在了桌子上。下面就是刚刚做完的物理试题。她伸手扣住桌子的边缘。隐忍地承受着来自身后的撞击,小嘴里无可控制地吐出_shen_yin,心里不断地升起一股罪恶感。不该是这样的……她不该享受的……这么_yin_dang的样子不是她……内心里再怎么挣扎,她也无法挣脱这种堕落的_kuai_gan。

  “啊哈……不要撞那儿……嗯啊……嗯啊……不要磨啊……呜呜……要被磨坏了……呜呜……不要啊……嗯嗯啊啊……要疯了……嗯啊……”

  _rou_bang恶狠狠地捅进最深处,硕大的_gui_tou抵在花穴深处残忍地碾磨。顾浅浅受不住这样_ci_ji的操干法,双手用力扣住桌子想要往前爬。

  “浅浅想要逃走吗?”

  郑竹义用力按住她的腰。稍稍将_rou_bang退出,未等花穴完全闭合,大_rou_bang便势如破竹地再次捅开了花穴。

  “唔啊……不要了……老师……受不了了……啊啊……要_bei_gan死了……呜呜……好大……恩额啊啊……太深了啊啊……不行啊……”

  顾浅浅疯狂地摇着_pi_gu想要摆脱。但是这样一来反而将_rou_bang套得更牢。

  “啪——”

  “浅浅的_pi_gu摇得真浪……真想_cao_si你……”

  郑竹义看着那纯洁又_sao_lang的小_pi_gu忍不住伸手打了一巴掌。云淡风轻的语气后紧接着却是狂风暴雨般的_chou_cha。

  “啊啊啊……不……恩额啊啊……”

  顾浅浅受不了如此猛烈的操干。发出一连串的尖叫。上半身疯狂地磨过桌子,隐隐约约听到了纸张破碎的声音。

  “噗嗤——噗嗤-”

  “哦……_cao_si你这个骚学生……哦……咬得好紧……”

  郑竹义也被_ci_ji得不轻。顾浅浅的反应实在太符合他的口味了。无论是女孩儿羞涩的想要逃离,还是禁不住情欲的诱惑身体最自然的反应,无一不让他喜爱。

  “嗯嗯啊……老师……不要了……呜呜……要被_cao_si了……郑竹义……呜呜……救我……嗯嗯啊啊……”

  顾浅浅满口胡言。根本不知道想要喊什么。

  郑竹义闻言不由轻笑。

  我可爱的浅浅,操你的老师就是你喊的郑竹义啊。

  “哦……全部射给你……让你怀上老师的孩子……”

  郑竹义用力扣住顾浅浅的腰。_gui_tou残忍地撞开了脆弱的宫口,不客气地在女孩儿脆弱的_zi_gong里射了精。

  “啊啊啊……不要射进来……呜呜……我不要怀老师的孩子……呜呜……啊啊……好烫啊……不要再射了……啊哈……”

  顾浅浅拼命挣扎。但是她的力气在郑竹义看来跟只小奶猫似的,一点儿威胁都没有。射完之后缓缓将_rou_bang抽出,_zi_gong口立刻便合上了,最后将_jing_ye一滴不剩地锁进了_zi_gong里。

  “顾浅浅同学。你把老师给你改的试卷撕坏了呐。”

  顾浅浅还没回神。肚子涨涨的,全部都是男人的_jing_ye。郑竹义俯身贴着她的耳朵,宛如恶魔的声音温柔而危险。

  最后顾浅浅不得不坐在郑竹义的大腿上颤着手指将那套被磨坏的试题一点点地拼凑起来。她的_nei_ku还挂在膝盖上。双腿岔开坐在郑竹义的大腿上。刚刚_bei_gan得乱七八糟的花穴还没有完全闭合。大_yin_chun勉勉强强耷拉着。郑竹义一只手捏着她的小_nai_zi,一只手恶劣地捅进湿漉漉的花穴里,下巴垫在她的肩膀上,微笑地看着女孩儿缠着手指拼凑那些试题。

  “嗯啊……老师……”

  那可恶的手指突然恶劣地曲起在花穴里抠了一圈。顾浅浅弓起身子可怜兮兮地求饶。

  “就快高考了。顾浅浅同学不准偷懒哦。”

  郑竹义示意地用力捏了一下小_nai_zi。顾浅浅自然不敢偷懒,加快速度将那些试题拼凑好。

  “好了。现在我们来讲题吧。浅浅同学,这次可要认真听讲哦。”

  郑竹义满意道。从花穴里将手指掏出来,他搓了搓手指上的_yin_ye。将手指探到顾浅浅唇边。顾浅浅又羞又恼,却还是乖乖地张开嘴含住了那根沾满了自己的_yin_shui的手指。等顾浅浅舔干净了那根手指。郑竹义才真正开始讲题。但是顾浅浅的双腿始终是岔开坐的,那条粉白的_nei_ku也一直可怜地挂在膝盖上。而这位色老师,还总是一边讲题一边捏着她的小_nai_zi问她懂没懂。顾浅浅生怕自己一走神又会被“惩罚”,所以努力打起了百分百的精神来听课。

  这节课上得格外久。顾浅浅也听得格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