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分卷阅读33


  “啊啊啊……”

  顾浅浅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_ci_ji,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之后几乎站不住。

  “老师……求你……不要碰那里啊……呜呜……”

  身体像是被打开了一个奇怪的开关。明明没有_bei_cha入,却好像也能达到_gao_chao,但是这种不_bei_cha入的_gao_chao后身体内部却因为没有_bei_cha入而感到空虚。

  “快下课了……顾浅浅同学再不坐下,这节课就要结束了哦。”

  郑竹义并不想让女孩儿_yin_di_gao_chao。那样待会儿顾浅浅很有可能没体力陪他玩更好玩的游戏了。

  “嗯啊……啊哈……好大……”

  顾浅浅扶着桌子,_xue_kou对准那硕大狰狞的_gui_tou小心翼翼地往下坐。窄小的_xue_kou艰难地吞下了硕大的_gui_tou。穴道里涨得难受。顾浅浅变慢了节奏。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每次_bei_cha入的时候她总会感觉自己会_bei_cha坏。

  “继续……”

  郑竹义乐意享受女孩儿湿热的花穴一点点吞下_rou_bang的极致_kuai_gan。见顾浅浅似乎是因为害怕而又变得犹豫了,不由开口催促道。

  “嗯啊……啊哈……老师……不行了……吞不下……唔……”

  好不容易将_gui_tou吞进花穴里,顾浅浅一惊浑身是汗了。脸上的汗水集结到下巴上滴落在了试题纸上。

  “不许偷懒……怎么会吞不下。顾浅浅同学忘了,今天早上起床之前不是刚吃过老师的大香肠吗?”

  郑竹义抚着她的细腰。制止了女孩儿想要逃开的身子。

  “啊哈……太大了……呜呜……”

  顾浅浅哭着继续往下坐。她知道如果不坐下去今天郑竹义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啪啪……”

  “别紧张……放松……”

  _xue_kou夹得太紧,难怪进得那么艰难。可是这样的姿势顾浅浅怎么可能放松得下来。一放松,肯定就站不住了。

  “呜呜……老师……我不行了……帮帮我……啊哈……”

  顾浅浅感觉自己已经没力气了。不由地哭喊道。

  “怎么会不行呢?你可以的。顾浅浅同学忘了,以前是怎么把老师的大香肠吞下的吗?”

  郑竹义掐着她的腰并没有动手。

  “唔唔……我不行啊……郑竹义……帮帮我……啊哈……”

  顾浅浅委屈地不行。身上更加没有力气了。

  “哎……”

  郑竹义叹了口气。他好像把女孩儿宠坏了。可是没办法,人是自己宠出来的,只能继续宠着了。

  “啊哈……好大……要坏了……呼呼……”

  郑竹义按着她的腰慢慢往下压。顾浅浅抖着身子一点点地接受着那巨大慢慢_cha_jin自己的身体里,直到_cha_jin了身体最深处。

  “嗯哈……啊啊……不行了……太深了……”

  _gui_tou直到抵在了_zi_gong口才堪堪停下。顾浅浅后背紧紧贴在郑竹义的胸前。他们上半身都还是整齐的穿着衣服,下半身却已经_yin_dang地结合在了一起。

  “现在我们来上课吧。”

  郑竹义贴着顾浅浅的耳朵,声音温柔地几乎都能滴出水来。可是顾浅浅却听出了里面的不怀好意。这样的姿势,让她怎么学得进去?!花穴_bei_cha得满满当当的,双腿根本合不上,她只能跨坐在郑竹义的大腿上。

  “这道题老师再讲一遍。这次顾浅浅同学可要认真听哦。”

  郑竹义居然真的拿起笔,双手从顾浅浅腋下穿过,就着环抱她的姿势在试题纸上写了起来。

  “啊哈……”

  顾浅浅双手紧紧扣住桌沿,想要让自己集中注意力。但是实在无法忽视插在身体里的那根巨大。就算郑竹义除了插在里面在没有其他动作,但是那种酸涩的涨涨的感觉时时刻刻地分散着她的注意力。

  “浅浅听懂了吗?老师可是又讲了一遍哦。”

  郑竹义看着女孩儿绯红的脸颊忍住想要亲一口的冲动。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啊……哈……老师……对……对不起……”

  顾浅浅都不知道郑竹义是什么时候讲完的。她根本没听到他讲了什么。

  “浅浅又走神了?真是个坏学生。”

  郑竹义假装生气地伸手直接隔着薄薄的布料用力握住了顾浅浅右乳。

  “嗯哈……老师不要……唔……”

  顾浅浅想要拒绝。

  “不乖的学生,你说老师要怎么惩罚你才好呢?”

  郑竹义握住那只小_nai_zi不客气地揉了揉,满意地听到那可爱的_shen_yin。胯下也有意往上顶了顶。顿时就听到了女孩儿脆弱的抽气声。

  43坐在老师的大_rou_bang上被老师摸_nai_zi,哭着求老师惩罚自己操穴HHH <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 柔柔弱弱 ) | : https://books/596358/articles/711365343坐在老师的大_rou_bang上被老师摸_nai_zi,哭着求老师惩罚自己操穴HHH“嗯啊……老师……我……我不知道……”

  顾浅浅此时脑海中一片混乱。她已经被情欲折磨得受不了了。花穴又酸又涨,更可怕的还是那种欲求不满的瘙痒,想让插在里面的那根肉柱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