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分卷阅读28



  郑竹义十分享受女孩儿的服务。他也知道顾浅浅是真的不行了。但是心疼之余还是想要逗弄女孩儿。

  “呜呜……帮帮我……求求你……”

  顾浅浅委屈极了。郑竹义总是会帮自己解决一切难题的,何时,他变成了她最大的难题?

  “浅浅叫声好听的,我就考虑考虑。”

  郑竹义也不想太为难她,刚开始顾浅浅逃走的时候,他的确是想要狠狠惩罚女孩儿。但是那只是一气之下的想法。经过这些天的沉淀虽然没有一开始那么生气了。但是惩罚还是有的。

  “唔……郑竹义……郑竹义……”

  顾浅浅傻傻地叫着他的名字。

  “不够好听……换个称呼……”

  “啪——”

  郑竹义伸手在_hun_yuan的小_pi_gu上用了半分力轻轻打了一下。虽然响,但是并不疼。

  “嗯啊……”

  顾浅浅努力想在已经一片混乱脑海中搜_ji_he适词汇。

  “叫老公……”

  郑竹义见她是真的在认真思考,而且眉头紧皱显然是找不到答案的样子不禁好笑。好心提醒道。

  “老……老公……帮帮我……”

  顾浅浅再次把头埋进他的脖子里。并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这只是一场荒诞的梦而已。对,只是一场梦。

  “想让老公怎么帮你。”

  郑竹义恶劣地问。

  “你动一动。”

  顾浅浅小声道。

  “如你所愿。”

  郑竹义也不再多加为难。自下而上地用力顶弄起来。

  “嗯啊……唔……嗯嗯啊啊……”

  顾浅浅用力抱着他的脖子,花穴被磨得快要发疯了。

  “继续叫老公。”

  郑竹义邪恶道。

  “嗯啊……老公……不行了……快点儿……”

  快点儿结束吧……

  顾浅浅被他顶得小_nai_zi都在乱晃。

  “呵呵……嫌我慢?”

  郑竹义闻言更加不再犹豫,电动马达般飞快地抖着_pi_gu。_rou_bang像是电钻一般往女孩儿娇嫩的花穴里钻。

  “呜呜……不是……不行了……啊……好奇怪……嗯啊……郑竹义……老公……不要……不要射进来……啊啊啊……”

  顾浅浅被撞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觉得整个人都要飞了。_xiao_xue都快要融化了。到后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但是下意识地拒绝_nei_she。但是郑竹义却在临近喷发之际用力按住她的_pi_gu,将_rou_bang_cha_jin最深处,将精华射进了最深处。

  “唔唔唔……我不要怀孕……”

  顾浅浅委屈地哭诉。郑竹义每次都_nei_she。她实在是怕了。万一怀孕了……万一怀孕……顾浅浅根本不敢想象,她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儿如果怀孕了,到时候别人会怎么看她。父母肯定接受不了。

  “你乖乖的,就不会怀孕。”

  郑竹义叹息一声。温柔地抚摸她的背安抚道。

  “为什么……为什么……”

  她委屈地哭诉起来。也不管自己现在正赤身裸体,她紧紧搂住郑竹义的脖子。对他信赖又恐惧。

  “因为我爱你。”

  郑竹义叹息道。

  因为我爱你。

  因为我是个恶魔啊。

  恶魔的爱是自私又可怕的。

  浅浅。

  顾浅浅大哭了一场之后就睡着了。刚刚一场持久的_xing_ai累坏了她。郑竹义帮她清理好身体之后抱着她一起躺进了被窝里。看着女孩儿疲惫的睡颜,想到之前那场酣畅淋漓的_xing_ai,他温柔地亲了亲女孩儿的长发。

  你离不开我的。浅浅。

  晚饭吃得有些晚,因为顾浅浅睡得很沉,郑竹义便不舍得把她叫醒。明明只是几天没见,但是却格外想念。看着女孩儿疲惫的睡颜久久舍不得移不开目光。他抬手细细描绘女孩儿并不精致但是格外讨人喜欢的五官,她光滑的额头,微皱的眉头,长长的眼睫毛,小巧的鼻尖和_fen_nen嫩湿润润格外让人想要咬一口的嘴唇。满眼全心都是她。醒着的时候有多邪恶,睡着的时候就有多温柔。

  我何尝不想把你捧进手心,可是你不想啊。

  晚饭是郑竹义亲手做的。确切的说,这个别墅不出意外平时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住了。而顾浅浅不会做饭,所以只能郑竹义负责做饭。吃过晚饭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顾浅浅睡了一下午,此刻根本没有什么睡意。

  “早点儿睡吧。我请的补习老师明天上午就过来。以后每天早上9点至12点是补习时间。下午我帮你补习物理。”

  郑竹义将她紧紧搂进怀里。闻着女孩儿身上淡淡的清香,觉得心情大好。

  “你……你真的请了老师?”

  顾浅浅以为他又会把自己囚禁起来。在这个硕大的别墅里,提心吊胆。

  “当然。开学就要高三了。浅浅的功课可不能落下了。”

  郑竹义认真道。

  “那你……”

  “怎么了?”

  “没事了。”

  顾浅浅闭上眼睛。她想问你还会对我做过分的事吗?但是她知道郑竹义不会给出她期待的答复。现在他们躺在一张床上不就是答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