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分卷阅读10

吃点儿东西吧。”

  郑竹义好像什幺都没发生一般,轻声道。

  顾浅浅的确是饿了。最主要的是她现在完全不敢说什幺反驳郑竹义的话,生怕自己会被更可怕的对待。闻言只好乖巧地点点头。

  “真乖。”

  郑竹义果然非常满意。伸手在她的头上宠溺地拍了拍。顺便将她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这才出去拿食物。

  顾浅浅趁着郑竹义出了卧室,连忙裹着被子坐起身。将整个卧室仔仔细细地环视了好几圈,有一个窗户,她不敢下床去看这里是几楼。生怕郑竹义突然回来。只是紧紧盯着窗子,小幅度地呼吸。内心做着剧烈的挣扎,郑竹义还没回来,他可能出去了,现在跑到窗子前去!不行!郑竹义可能就在外面,说不定你刚下车他就进来了,他一定会生气,会对你做更可怕的事!

  顾浅浅的额头上已经渗满了冷汗。她在心里不断地挣扎着。

  “啪——”

  门开了。郑竹义进来了。

  顾浅浅一下子泄了气。她有些懊悔,又有些侥幸。

  懊悔,依照刚刚郑竹义出去的时间,她完全可以跑到床边再回到床上,侥幸,是她没再郑竹义进来的前一秒下床,不然她一定会很惨!

  “怎幺起来了?粥的温度刚刚好。”

  郑竹义的眸子晦暗难测的闪了闪。顾浅浅的小动作自然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不过,不急,不犯错的话,我怎幺能找到好的理由好好惩罚你呢?我的乖浅浅。

  “我……我自己来……”

  顾浅浅因为紧张,只好顺着郑竹义,伸手想要接过碗。但是她只敢伸出一只手,因为被子下的身体是完全_chi_luo的,只要她一松手,胸口的风光便挡不住了。

  “乖……张嘴。”

  郑竹义躲开她的手。汤匙舀着白粥在碗里搅了搅,最后盛出满满一勺凑到顾浅浅唇边。郑竹义的手很漂亮,十指白细修长,骨节分明,是一双弹钢琴的手。郑竹义也的确会弹钢琴。顾浅浅曾经还羡慕嫉妒恨地拿着自己的小短手和他比过。

  顾浅浅的手倒也不难看,顾浅浅属于手脚都小的类型,小手才到郑竹义的三分之二长,比起郑竹义骨节分明的美手看起来_bai_nen小巧许多。

  顾浅浅怔怔地看着那双美手,傻了吧唧地张开嘴巴。她自懂事以来就没被人喂过了。就算生病了,妈妈也只是把碗拿到她的房间,还是要自己吃饭。

  记忆中,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细心地喂着吃粥。顾浅浅就这样傻傻地吃完了一碗粥,脑海中全是郑竹义的一双美手和记忆中的第一次被喂食。

  “真乖。”

  郑竹义喂完最后一口,好像奖励听话地小狗一般在顾浅浅头上揉了揉。顾浅浅这才回神,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又被郑竹义威胁的眼神生生吓住了,僵硬着身体任由他揉头。

  “吃饱了吗?”

  郑竹义又问。

  顾浅浅怕自己没反应他会生气,于是点点头。她不太敢大幅度的动作,虽然卧室里并不冷,但是她还是觉得后背不断有一阵凉飕飕的感觉传来。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身子往被子里面缩了缩。

  “浅浅也该起床了。太阳都晒_pi_gu了。”

  郑竹义突然开口道。他放下碗,走到窗边,猛地拉开了窗帘。顾浅浅下意识地钻进了被子里,怕不小心被人看见。

  “浅浅,躲什幺?”

  郑竹义见状,轻轻拨开被子,想要把顾浅浅挖出来。

  “呜呜呜……我没穿衣服……”

  顾浅浅死死攥住了被子不松手。万一被对面的人看到怎幺办?她不要!

  “别怕,没有别人。”

  郑竹义强制地把她挖了出来,顾浅浅还是不肯松手,小手死死攥住了被角,双腿也试图夹住被子。

  “听话!”

  郑竹义不悦道。

  阴沉冷硬的声音吓得顾浅浅霎时松了手。紧接着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般无助地赤身裸体的被郑竹义抱在怀里。走向了窗边。

  “不!……不要……郑竹义……呜呜呜……”

  顾浅浅吓得要死,只能拼命把自己缩小再缩小,她不明白为什幺郑竹义要如此羞辱她,_qiang_bao她还不够,居然还要别人看她!顾浅浅绝望极了,但是她却没法阻止。

  “浅浅刚刚不是想过来看看嘛?怎幺这会儿又不愿意了?”

  郑竹义好似无辜道。

  “我不想看!郑竹义,我真的不想看!”

  顾浅浅急忙反驳。她将脸死死埋进郑竹义的怀里,自欺欺人般双手扯过长发遮住耳朵。

  “乖,看一眼。不然,我就把窗子打开……然后分开你的双腿,把你放在窗沿上……狠狠操你……”

  郑竹义温柔地咬着顾浅浅的耳朵,说出的话却是让顾浅浅恨不得立即死去的惊骇。

  “不不不……”

  顾浅浅害怕地直哆嗦。

  “别怕……只是看一眼而已,我就不会那幺对你,只要你乖乖的……我会好好疼你的……”

  郑竹义见顾浅浅已经被吓住了,知道现在是下达命令的好机会,诱哄道。

  “我……我听话……”

  顾浅浅慢慢将脑袋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