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分卷阅读9

声。尿意有些憋不住了,尿道口突然被手指堵住。

  “尿床可不是好孩子哦。”

  郑竹义邪恶道。

  顾浅浅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羞耻这种东西了,刚刚居然差点儿在郑竹义面前尿出来,现在尿道口被堵住,连生理问题都完全被他掌握着。顾浅浅觉得就算自己真的被放过了,这辈子也没法再面对郑竹义了,实在太羞耻了。

  “怎幺停了?继续,否则……我就把这里堵住。”

  郑竹义不满地威胁。顾浅浅只得忍着尿意,双手毫无章法地握着那根_rou_gun子一阵揉搓。

  “你这样……我可能会硬上一天。”

  郑竹义“好心”提醒道。

  “我真的不会……郑竹义……”

  顾浅浅心里着急,但是对于男女之事实在太过青涩。哪里知道怎幺伺候男人。

  “就这样……你自己来……”

  郑竹义握着顾浅浅的小手握住_rou_bang来来_hui_hui做了几次活塞运动之后,便松了手。

  顾浅浅没法,只得认命地活动两只小手,掌心被肉身磨得发痒发红,见那物还是气势昂扬地对着她,便不敢懈怠。

  “唔……不行……”

  顾浅浅手都酸了,郑竹义却依旧没有_she_jing的意思。看到少女眼睛红红满脸委屈的控诉表情,郑竹义忍住笑意。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不知道浅浅想不想用?”

  郑竹义故意吊她的胃口。顾浅浅肚子涨得厉害,哪里还顾虑到郑竹义的诡计,于是点点头。

  “只要浅浅用你的小嘴,帮我含一含……不出来也算你过了。”

  郑竹义诱惑道。

  “不……”

  顾浅浅几乎是立刻就拒绝了。那里怎幺可以用嘴……那里是尿尿的地方啊!太脏了!

  “浅浅嫌弃我?”

  郑竹义看出了顾浅浅眸子里的嫌恶。他知道顾浅浅只是不懂人事,所以才会如此抗拒。但是感情上,他却仍然接受不了被心爱的女孩嫌弃这个事实。本来只是想要慢慢引导她接受_kou_jiao,此时却完全没了耐心。现在只想好好惩罚那张冰清玉洁的小嘴!

  “不……唔嗯……”

  顾浅浅被他阴鸷的表情吓得差点儿滚下床去。只知道不解释自己一定会很惨。却被郑竹义一把按下,郑竹义用力捏开她的下巴,硕大的_rou_bang硬生生地塞进了她的嘴里。顾浅浅瞪大眼睛,嘴巴里被塞得满满的,不可置信地看着郑竹义。昨晚使用过度,那物的味道实在不好闻,还夹杂着_jing_ye和_yin_shui混合在一起的骚腥味。顾浅浅难过地张大嘴巴想要它吐出去。但是下巴被郑竹义紧紧箍住,动惮不得。只能任凭那人发泄。

  “你全身上下的洞都是为我准备的,浅浅,我想操你的嘴,你就要乖乖给我张开嘴,想操你的逼,你就乖乖地给我张大双腿,自己分开你的小_nen_bi,让我_cha_jin去,以后我还好操你的_pi_yan,操大你的小_nai_zi,你最好不要拒绝我!”

  郑竹义一边狠命挺腰一边爆粗口。顾浅浅拼命地想要拒绝,但是嘴巴被堵住,脑袋被固定住,所有说不出口的话都变成了取悦男人的呜咽。小腹很涨,顾浅浅强忍着尿意,可是郑竹义的操干粗鲁地一下一下撞飞她的理智,不一会儿她就忍不住了。_xia_ti淅淅沥沥尿了出来。房间里顿时充满了一股尿骚味。

  郑竹义自然也察觉到了,被_ci_ji得直接到达了顶点。

  “接好了,全部给我咽下去!”

  郑竹义用力扯着顾浅浅的头发,逼迫她打开喉咙,_rou_bang深深插入了喉咙深处,紧接着清晨的第一股浓精全部喷发,顺着食道流进了胃里。

  “咳咳咳……”

  郑竹义射完之后就直接抽出了_rou_bang,顾浅浅一得到自由就趴在床上不停地咳嗽。但是_jing_ye早就流了下去,什幺都咳不出。再加上床上都是她的尿液,吞了肮脏的_jing_ye又尿了床,一系列的_ci_ji实在太过强烈,她终于忍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http:///read/3293/153562/第十一章 _yi_si_bu_gua地被抱到拉开窗帘的窗边,第十一章 _yi_si_bu_gua地被抱到拉开窗帘的窗边,顾浅浅再次醒来已经中午了。

  她躺在干净的床上,床单上还有清新的香草气息。仿佛早上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她没有被郑竹义粗暴地_kou_bao,也没有失禁……甚至于她也没有被_qiang_bao,都是噩梦一场。顾浅浅闭着眼睛,自欺欺人地不断地自我安慰道。

  但是光溜溜的身体让她格外不舒服,非常没有安全……她从来都没有裸睡的习惯。

  忽然眼睫毛被一条湿热的舌头色情地舔了一下。顾浅浅紧张地抖动着睫毛,却不敢睁开眼睛。

  “呵呵。”

  郑竹义见状只是轻笑一声。

  顾浅浅听到他的笑声也不好意思再装睡了,睁开眼睛。眸子里是掩饰不住的恐惧和防备。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屏住呼吸,生怕面前的这个人又会突然变脸。

  郑竹义见状也没生气。这正是他要的效果。

  顾浅浅最大的特点就是软弱。郑竹义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才敢绑架囚禁她。只要再_diao_jiao一番,他完全有把握控制住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