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分卷阅读6

皮生疼,再怎幺羞耻也躲不开,顾浅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_nen_xue被那可怕的_rou_bang进进出出,大_yin_chun_bei_gan得外翻,交合处传来一阵让人羞愤欲死的水声,那些都是她身体里流出来的!

  : http:///read/3293/153557/第六章 _xiao_xue被大_ji_ba塞满了,要顶到_zi_gong了!

  第六章 _xiao_xue被大_ji_ba塞满了,要顶到_zi_gong了!

  “呜呜呜……求你……放开我啊……”

  头皮已经痛得麻木了,眼泪太多模糊了视线,顾浅浅的意识成功被摧毁,只剩下一副急于寻求温暖的驱壳。嘴里喃喃地说着求饶的话,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要求饶了。

  “浅浅,你看。”

  郑竹义温柔地伸手擦干她的眼泪,视野变得清晰起来,顾浅浅就像个木偶一般怔怔地看着那个交合的部位,郑竹义残忍一笑,慢慢抽出巨物,然后在顾浅浅迷茫的目光下,_gui_tou顶开两边的花瓣,就像一个慢镜头,一点一点地往里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看!”

  顾浅浅伸手抵在他的胸前使劲儿地推,刚刚自我保护的催眠被打破,再次被带到了血淋漓的现实,不得不接受她被_qiang_bao的事实!

  “浅浅……给我生一个孩子好不好?”

  顾浅浅猛地瞪大眼睛,也顾不得头皮的疼痛了,死命地摇头。她还未成年啊,怎幺可以……她会被彻底毁了的!

  “乖一点儿……我可舍不得你这头秀发。”

  郑竹义狠力一扯,顾浅浅疼得头皮发麻,不敢再动,眼睛里满是乞求。

  “真乖……给我生个女儿好不好,像你一样漂亮可爱。”

  郑竹义见顾浅浅不挣扎了,奖励般低头在她的眼睛上落下一枚轻吻。顾浅浅想大声反驳,想用力反抗,可是她实在怕极了他的暴力,只能咬着牙乞求地看着他。

  青春的少女满脸的乞求,仿佛他是她最后的支柱,明明那幺怕他,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天真,单纯地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欺负!

  郑竹义深呼一口气。

  “浅浅,这是你自找的!”

  暴力抓住她的头发的那只大手终于离开,塞在体内的巨也被抽了出去,被架在双肩上的双腿终于被放了下来,顾浅浅还以为他是要放过自己。却在下一秒再次陷入了绝望!

  两只有力的大手分别掐住了两边的大腿根,细瘦的双腿大大分开,郑竹义把自己挤进她的双腿间。昂扬的巨物对准_yin_mi的_xue_kou狠狠捅了进去。双腿被用力掰开,连_pi_gu也被打开了,这个姿势使得_rou_bang能够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

  “唔啊……好涨……不要再进来了……求你……会坏的……”

  顾浅浅只是觉得那孽根明明已经插到底了却好像在探索什幺一般继续深入着。花心被顶得发酸,一股接着一股的_yin_ye打在肉柱上,郑竹义一边享受着_mei_xue的伺候一边不停地前进着。知道_gui_tou又顶进了另一张小嘴,他才露出得逞的微笑。

  “啊!……好酸……郑竹义……不要啊……”

  顾浅浅腰身一酸,感觉真个人都软得不像话,再顶下去她真的会被戳穿的!

  然而郑竹义却根本不顾她的哭喊,找到那张隐藏的小嘴之后便奋力进攻起来,_rou_bang打桩一般恨不得把女孩儿钉在床上,顾浅浅被他撞得不停地哭叫,最后嗓子都哑了。

  : http:///read/3293/153558/第七章 _nei_she,用大_ji_ba把_jing_ye堵在_zi_gong里!(口头_diao_jiao,_xiao_xue儿因为羞耻发洪水了!)第七章 _nei_she,用大_ji_ba把_jing_ye堵在_zi_gong里!(口头_diao_jiao,_xiao_xue儿因为羞耻发洪水了!)“噗嗤——噗嗤——”

  “啊啊啊……呜呜呜啊……不行了……”

  “真的不行了……啊啊啊……”

  空荡的卧室里女孩儿的哭喊惨叫伴随着交合的_yin_mi水声一直久久回荡。

  郑竹义奋力操干了几十个来回之后,身下的人已经快虚脱了,眼泪,口水加上_yin_shui,顾浅浅身体内的水分已经严重流失。郑竹义最后用力一顶,整个_gui_tou都闯进了那个在刚刚的操干中已经开口的小嘴,紧接着一股浓精直接射进了_zi_gong里!

  “啊啊啊!……好烫……”

  第一次就被射进了_zi_gong里,顾浅浅想要尖叫却没了力气,嘴里发出的也只是无意识地_shen_yin而已。

  “唔嗯……”

  郑竹义射完之后也没有把_rou_bang抽出来,_gui_tou被_zi_gong口紧紧咬住,肉柱继续享受女孩儿稚嫩的穴里的嫩肉湿热柔滑的伺候。

  他低头看着身下被自己干到失神的女孩儿心里一阵激动,这个人他真的得到了,这个人的肚子里有他的_jing_ye,满满的。忍不住含住那有些微微干燥的唇吻了起来。

  顾浅浅昏昏沉沉地任他亲吻,肚子有些鼓鼓胀胀的,穴里还被满满地塞着_rou_bang,她难受极了,可是根本反抗不了。只能任由那人拖着自己的舌头吸得“啧啧”发响。

  “浅浅……浅浅……”

  郑竹义执拗地叫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