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分卷阅读5

为自己被完全贯穿了。

  “乖……”

  郑竹义怜惜地低头轻吻她的的眼泪。胯下却是与表情完全相反的狰狞。巨大的_gui_tou撑得_xiao_xue快要爆炸了一般。只是稍稍动一下就能引出身下的小人儿发出一阵惊叫。

  看到心爱的女孩儿满含泪水地跟自己示弱,郑竹义满心柔情,胯下却却没有丝毫的犹豫。

  浅浅,我爱你。

  浅浅,这是我给你的。不管是痛苦还是快乐你都只能选择接受。

  狰狞的_rou_ju猛烈地捅破了象征着少女贞洁的那一层薄膜,一股温热的液体自交合处缓缓流下。

  “啊!!!!”

  顾浅浅以为他要放过自己了,抬眸求助地看着他。下一秒,身体像是被劈成了两半一般,登时恨不得昏死过去!

  “呼……浅浅,你是我的了。”

  郑竹义深呼一口气。那处果然比他想象得还要美好。_rou_bang一_cha_jin去就被紧紧夹住了,_yin_dao里自动分泌着_ai_ye,一股一股地打在鬼头上,_rou_bang被层层叠叠的嫩肉包裹着,郑竹义舒服地直叹息。恨不得立刻草干起来,让这副身体彻底打上自己的标记。但是终究还是不忍了,女孩儿疼得想要蜷起身体,但是因为全身都被压制着无法把自己蜷成一团,只是不停地抽气。他当然知道她有多怕疼,多大的人了,打个针都要泪眼汪汪。

  “疼……好疼……”

  顾浅浅缓了好久,才抖出一丝声音。宛如幼猫一般缺乏安全感,还指望着这个对她施暴的坏人能拯救她。

  “乖……放松一点儿,我是不会出去的。不放松,吃苦的还是你。”

  郑竹义说着大掌又在那触感良好的小_pi_gu上“啪啪”打了两下,不是很重,但是声音很响。尤其是在这个空间不大的密闭的卧室里。听得格外清晰。顾浅浅长这幺大都没被人打过_pi_gu,此时,羞意倒是远远大于疼痛了。

  “啊……好涨……”

  _rou_xue里塞满了_rou_bang,_xue_kou不自觉地收缩像是再给_rou_bang_an_mo一般。顾浅浅只觉得下面那个_xiao_xue快要被撑坏了一般,生怕再也合不上,于是用力地夹紧,想要合上。

  “浅浅……你自找的!”

  郑竹义早就憋了一身_yu_huo,此刻哪里受得了顾浅浅这种无意识的挑逗,一狠心,说完也不顾她的眼泪便抽动起来。先是慢慢地整根全部抽出_gui_tou停留在_xue_kou的位置不待_xiao_xue合上又狠狠地整根捅了进去。巨大的阳物紧紧贴着肉壁,_xiao_xue被撑得没有一丝缝隙。顾浅浅仰着脖子,疼得只剩下抽气声。眼角不断有泪流出。太疼了,郑竹义是打算杀了她吗?

  “啊啊啊!郑竹义!”

  顾浅浅惊恐地伸手把住他的脖子,生怕自己不小心就被捅穿了。

  “别动……求你……疼……”

  “郑竹义……拿出来好不好……求你……”

  “求你了……”

  “呜呜呜……_hun_dan……”

  郑竹义不理会,他知道顾浅浅只是刚被破身所以会痛,待会儿水再多些,自然就会得到趣味。于是继续残忍地进出,来回几个回合之后,穴里果然又分泌出不少不少_ai_ye,顾浅浅的_shen_yin也不知不觉变了调。

  “啊……好奇怪……停下啊……郑竹义……”

  然而女孩一声声娇弱的求饶声对于已经发了情的野兽来说无异于催情剂。只会让她身上的野兽更加兴奋!

  “浅浅……你里面好热,咬得真紧……哦……舒服……”

  郑竹义的操干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力,狰狞的_rou_ju仿佛要捅穿她的身体一般,而顾浅浅也在这场被迫的_xing_ai中悲哀地渐渐地得到了_kuai_gan。

  心里再怎幺拒绝,身体却早已经出卖了自己。

  “唔嗯……”

  右乳突然被咬住,顾浅浅羞耻地闭上眼睛,紧紧咬住嘴唇。她不想面对此时此刻因乱的自己。双腿被大大分开架在那人的肩头,私密处插了一根巨大的_rou_bang不停地进进出出,胸前的右乳还被人含在口中时轻时重地啃咬。

  她多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唔啊!”

  郑竹义似乎看出了她想要逃避的心思,重重地在右乳上咬了一口,顾浅浅登时又被激出了眼泪,她畏惧地睁开眼睛,生怕_ru_tou会被咬掉!这个人,已经不是她的暖男同桌了,他是个恶魔,不知道还会做出什幺事!

  “看看……浅浅,你的水真多,我的大_ji_ba都被泡肿了……”

  郑竹义全根抽出之后抬高顾浅浅的_pi_gu,大手揪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不能移开目光,强迫她看着他们交合的部位,顾浅浅看着自己狼藉不堪的_xia_ti,黑色的_yin_mao早就被打湿了,_xue_kou像是被冲洗过。湿的一塌糊涂。那根肿大的巨物凶巴巴地抵在血口,随时准备冲进去把她捅穿!她一度怀疑,小小的_xue_kou怎幺可能吃得下那幺大的东西!顾浅浅躲不开,只能不停地流泪。

  “浅浅,你生来就是给男人干的,你的身体比_ji_nv还要_yin_dang……一旦开发了,就再也离不开男人了……”

  郑竹义的话就像是咒语一般深深地刻在了顾浅浅的心上,说完也不给她反应,一个挺身再次贯穿了她。

  “啊!……我不要……我不要看……郑竹义,你放开我……呜呜呜……”

  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