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桃(H)-分卷阅读37

雨把几只鸭子放在浴缸里,排成一排。

女孩子圆亮的眼睛里,染上好奇的探究,撩起水花,看着浮在水面的鸭子。

“不能放在嘴里哦。”嘱咐后的卞雨起身用毛巾擦干手,走出浴室。

房间里哗啦一声,地毯上五颜六色的积木倒了一地,小男孩对妈妈咯咯地笑。

卞雨半蹲下来,摸摸他柔软的头发,一对乌黑的眼睛像极了汪节一,“你想搭什么?”

他爬着去把说明纸拉过去,黏糊糊的手指对着上面的红绿相间的机器人点啊点。

几块积木堆叠,卞雨尝试给他搭个底座,红色的积木轻轻放上去,教他,“慢慢的~”

小孩不明所以的点头。

一手摊开,手心上放着一块三角形的积木,他犹豫地伸出手指抓起。

卞雨鼓励地看着他,话语温柔,“要耐心。”

站在楼梯口,楼下玄关的快递又规整的堆了一地。

陈姨刚把厨房收拾干净,见她下来,目光落在玄关处,“刚刚送来的。”

“买的儿童玩具。麻烦你先用酒精擦一遍。”卞雨明显心不在焉,左看右看,问她,“节一呢?”

“刚刚出门了。”

卞雨哦了一声,见他手机都没带,拿起来上楼去了。

给一双儿女洗澡后,卞雨自己也洗了澡。

他还是没回来。

解开围住头发的毛巾,卞雨坐在梳妆台前,用宽齿梳一点一点梳理湿发。

玻璃窗外,夜色里,街道的绿树寂寂,她突如其来,有种微妙的空虚之感。

小姑娘对妈妈梳妆台上晶晶亮的瓶瓶罐罐好奇,爬上卞雨的膝盖,一窥美丽世界的秘密。

小姑娘咿呀咿呀的称奇声,肉嘟嘟的小手把玩口红。

卞雨托腮看她玩,不由地纳闷,“知不知道?你爸爸去哪里了呀?”

**

蒋立寒洗澡后,楚朦已经在沙发上等他,待他坐在沙发上,迫不及待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卧在他的怀里。

他洗了头发,擦干后微湿,楚朦靠在他的肩膀上,乐呵呵地对平板点来点去,“少爷,是今天的监控哦。店里的吉娃娃和柯基抢饭。”

点出来后,楚朦让蒋立寒拿住平板,伸手去茶几上划拉。

透明的小袋子里一颗饱满的青梅。

楚朦撕开,递到少爷的嘴边。

蒋立寒摇头,楚朦便塞进自己的嘴里。

小嘴微鼓,厚实的果肉裹挟酸汁,楚朦一派满足。

茶几上堆满了零食,蒋立寒拨开酸溜溜的一拨,又拨开红彤彤看起来很辣的一拨,最后成功找到甜甜的那一拨。

圆乎乎的小熊饼干,藏着好甜的巧克力酱。

蒋立寒撕开包装,长指挑着往薄唇里送,不紧不慢地嚼,看得楚朦也想吃。

他侧开,“不给。”

楚朦娇嗔地看他一眼,“小气鬼。”

他又挑了一个,牙齿咬着,送到她嘴边。

她起初闹别扭不肯接,被他伸手强制地搂在怀里,才仰头佯装着不情不愿去接。

两人的嘴唇贴得极近,四目相对,即使不接吻,心跳也极速加快。

清脆的饼干声响起。

蒋立寒宠溺地去揉乱她的发,“给你吃身子。”

楚朦咀嚼小熊身子,甜美的巧克力酱随即充满了口腔。

小熊饼干是从最下面充巧克力酱进去哒,所以身体重重,脑袋空空。

大多数的巧克力酱都是她的。

每天一个宠物小视频。

都是楚朦收集店里的宠物脑残小日常。

客厅里,落地窗外是南市繁华的夜景,厅里一角摆放身披彩灯的圣诞树。

现在十一月,买这个实在言之过早。

蒋立寒工作忙,拆开包裹后,亲力亲为地组装,她乐此不疲地挂上通面夺目的彩球,塑胶小狗,一簇簇看起来很扎人的彩带。

楚朦汲取着蒋立寒的温暖,欣赏着还未亮灯的圣诞树,问他,“还有多久到圣诞节?”

**

虞音到家的时候,看见玄关堆着的快递有点小激动,问厨房里的陆行杨,“哥哥,一共二十六个。数目对吗?”

围着围裙的厨房美男正在处理活虾,“二十六个。”

她连鞋都没换,咚咚跑进来抱住他的腰,“谢谢哥哥。”

陆行杨对着水龙头洗手,弯腰正凑到她的脸那,用气声说,“亲我。”

虞音捧着他的俊脸,送上红唇,大亲特亲。

晚饭后,虞音兴高采烈地拆快递,陆行杨看音妹小脸兴奋的模样便挪不开眼。

“是什么?”

“将将!”虞音给他看,“给你买的衣服。”

陆行杨看地上还有未拆的十来个,浓眉微蹙,“这么多?”

虞音点头,“对。今晚都要试穿一遍哦。”

花花绿绿的沙滩短裤,休闲宽松的T恤,虞音拆开人字拖放在他的脚边,让他穿。

海边度假,休闲大男孩的气息扑面而来。

虞音眼冒红心,冲上去抱住陆行杨,“啊啊啊,哥哥好帅!”

陆行杨不解,“我不是有这些衣服吗?”

虞音仰头看他,“哥哥,不一样哦。我们还会去好多好多的海滩。”

陆行杨正打算抱紧投怀送抱的虞音,她已经转身,去拆下一波快递了。

某人默默叹气。

鉴于某人工科男出身,所以就不作工科男的打扮了。

“金丝眼镜知道吗?”虞音给换上白衬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