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桃(H)-分卷阅读35

虞辰慵懒地靠在门边看她清洗,堵在里面的那个特别多。

他想帮她扣出来,杨桃要躲,“不要。”

这样伸着手指进去那里……一时半会她就出不了浴室了。

虞辰不作勉强,今晚他一定还能吃到小姐姐的,不急着一时半会。

他老神在在地躺进浴缸里,拉住她的手,让她早点回来。

杨桃问他不一起下去?

虞辰享受着_an_mo浴缸,笑声低沉而愉悦,让弟媳你表现表现。

杨桃换上_nei_ku,又裹上浴袍,确认无误后,这才出去找虞音。

……

虞音喝了点酒,是她高中同学开车送她回来的。

杨桃谢谢她同学,听说是高中的宿友,都是女的,才放心下来。

虞音在玄关蹬掉高跟鞋,叼着皮筋,顺手扎起自己的长发。

杨桃无奈,看她脸颊酡红,“来一趟东市就放飞啦?我告诉你家哥哥去。”

一听到要告诉陆行杨,虞音眼神哀怨,“桃桃,我是装醉的。不和她们玩,张口闭口都是小孩。”

小孩啊。

杨桃深表同情,和虞音一块上楼。

即将过年,南大早早放了寒假,虞音没事,就来东市玩。

侧卧现在没人住,精致清静,虞音见杨桃打哈欠,让她休息明天聊。

杨桃说可能有蚊子,她在抽屉里拿了驱蚊器半蹲下来在角落的插板插上。

不经意间,杨桃的领口微敞,黑色的缎面布料,泄露了又白又软的春光。

看得虞音直了眼,走上前替杨桃拢好,“快去睡觉吧。”

嘿嘿。

她弟弟一定都等急了。

杨桃脸红红的,知道虞音都看见了,再想说话都不好意思了,便回房了。

**

杨桃第二天醒来,虞辰已经起床去晨跑了。

她摸手机出来看时间,打算接着睡。

却看见了邓助的未接来电,还有杨柳的短信轰炸。

——姐夫这么猛的咩!!!

——是不是东大直街那里!!!

——你们好色情啊啊啊啊啊啊

——当街就摸来摸去啊?你究竟是肯还是不肯啊?你是不是推他了呀?

屏幕上一连串的白色对话框让杨桃一脸懵逼,点进杨柳发过来的截图。

轰的一下!

脑子即刻就清醒了!

昨晚她和虞辰当街亲热的照片被_tou_pai了!

上面打着某某八卦的水印,模糊的昏暗背景里,杨桃被虞辰抱着,他的手正在摸她的胸……

摸得越来越放肆……

她在他怀里扭动……

两人正在接吻……

一连登出好多张。

标题更是极富煽动性。

——网球国手虞辰当街强制玩奶,惹得女伴连连娇喘

看得杨桃一脸难以置信。

玩奶?

强制?

娇喘?

哪有!



耶嘿!





28 _tou_pai(下)

**

杨桃去看报道的正文,心跳在耳膜里鼓噪,她不敢细看,囫囵地略过。

手机屏幕暗下来。

那些_yin_mi而放荡的字眼还在她脑海里旋转。

——女伴一时还顾及在直街上,不敢太过放肆。倒是虞辰旁若无人地开始玩她的奶。

——遭拒后,急色的虞辰更是霸王硬上弓,搂着挣扎的女伴更加肆无忌惮。

——女伴欲拒还迎的手段建议各位东市女生学习下,嘴上话不要,身体很诚实。

——娇喘声简直响彻东大直街,这叫声能令老妪盼春,仙女思凡啊~

——随后,两人搂搂抱抱上咗司机的车。

——看来,虞辰打波的技术了得,这揉波的技术更是不得了。

——估摸又是一夜春宵。

满满的一篇都是槽点!

他才没有强迫她!

急色这种词语能不能别套在虞辰身上!

她才没有娇喘!

更别提叫得整个直街都听见了!

她没有欲拒还迎!

这报道在美好的清晨时光里,如同当头一棒,杨桃整个桃都不好了!

杨桃打算打电话给虞辰的时候,有人在房门外敲门。

一声一声。

杨桃连忙拉件睡袍穿上,下床开门。

门外是虞音,抱着几本书。

杨桃愁眉苦脸,她点开通讯录,“音音呀,你等等。我有点事要跟虞辰讲。”

虞音昨夜熬夜和她哥哥视频通话,比昨夜主卧_ji_qing的一对睡得晚,照理白天应该睡到日上三竿才是。

结果,一大早就被楼下的响动吵起来了。

虞音拦下杨桃,随即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新闻的事是吗?虞辰已经在处理啦。”

杨桃惴惴不安,“你都看见啦?”

虞音听了,立马摇头如拨浪鼓,“没有。不敢看。”

她只是匆匆扫了一眼。

谁都不会想去细看自己兄弟姐妹的情欲新闻。

呼。

杨桃长长呼了口气。

虞音走进主卧,把带来的产品目录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当季的珠宝目录。还有黄金的。”虞音往沙发上倒,找到舒服的卧姿,“我妈让你挑,挑完她去买。”

杨桃坐在沙发上,正想婉拒。

虞音握住她的手,劝她,“不管怎么说,彩礼要挑自己喜欢的呀。”

出了那事,杨桃估计很难再和虞母心平气和了。

厚实的目录孤零零地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