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季九儿-分卷阅读34

————————————

2月21日更新完毕




为什么会这样(4)

“我去这茶馆后面打点水来给云苏清洗一下。”九儿突兀地插入其中话题,转身迫不及待的走掉。

公子策和云苏,怎么会呢,他们不是……他们不是什么,九儿自己也想不出来。

公子策年满十八尚未娶妻,以前一直以为他生性风流,难道不是这样……那萧良辰呢,萧良辰怎么办……

被自己的想法搞得七荤八素,九儿挠头一路跟着小二往茶馆后面走去,一个躬着腰的瘦小身影掠入她的眼底,又走出几步外九儿突然反应出来,瞠大眼震惊地回头望去。

只见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女孩躬着腰站在井边吃力地提起一桶水,整个人被水的重要压得一晃再晃,好容易才稳住身子又把水往地上装满茶壶茶杯的大盆里倒去,然后蹲下来开始洗刷,稚气枯瘦的脸满是一丝不苟。

九儿不懂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到小女孩的身边,只听到自己撕着干哑的嗓子在问,“小……小末儿?”

小末听出是她的声音,慌得连忙抬起头,手中洗刷的茶杯砰砰地往水里落,手足无措地看着她。

“小末儿!你在这洗盘子?!”

小末一顿比手划脚,也只有九儿和娘才看得懂,“姐,是隔壁六婶的儿子介绍我来的,茶馆老板答应给我工钱,我能帮姐挣钱了。”

“呸,姐用不着你帮。”九儿顿时看得火不打一处来,摆出大姐的架势严厉质问,“你还是个小孩子,茶馆这种人流复杂的地方你来洗盘子?家里呢,娘不要人照顾了?你能不能成点事?你说,你来这干多久了?娘也帮你瞒着我是不是?”




为什么会这样(5)

一顿话骂下来,小末呆呆地看着她,嘴唇颤抖了两下眼泪立刻滑落下来,无辜地比划着,“娘不知道我来的,我说我上私塾偷听教书。”

“季小末!”九儿连名带姓地喊道,声音随着小末的眼泪一下子婉转下来,“行了行了,别哭了。走,跟我回家。”

九儿拉着小末的手就走,扯了两下小末愣是用尽力气纹丝不动,看着满眼眼泪乱流的小妹,九儿只好无奈地哄道,“姐马上能挣大钱了,不用你出来挣那几个铜子,咱回吧。”

小末点点头,却仍是一动不动。

“季小末,你到底是咋了?娘亲身体不好得有人在旁边伺候着……”

小末飞快地比划手指打断她的话,“娘吐好多好多血,那天你回家我就是拎娘吐的血布巾出去,娘不让我跟你说。”

胸口有什么砰然炸开。

九儿傻傻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小末比划得太快,以至于她都有些没看懂,但娘和血这种字眼九儿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你总说自己挣钱挣钱,姐你挣这么多年的钱还不是没让家里过上好日子,连娘的病都是越拖越不行,我都十岁了,我能挣钱,能多挣一点就给娘多买一点药!”小末激动一边哭一边又是一阵乱七八糟的比划。

九儿的脸一寸一寸苍白下去。

须臾,九儿在小末无止尽的比划中仓皇而逃。


“你娘?你娘的病还不就那样,养养就好,养养就好……”

“你起来你起来,季丫头你这是做什么……事到如今,老夫也不能瞒你。你娘啊早就转成痨病了,日子是一天少过一天,至多至多也就三个月的事了,你以后就好好让你娘宽宽心,让她也走得安祥点。”




为什么会这样(6)

“药?这痨病哪还能根治……除非用上等的药续着命,续一天是一天。”

……

在她磕了十几个晌头后药房的郁老板才告诉她娘的病。

好好的人,突然就被说日子一天少过一天……为什么会这样?她等了这么多年才要开始接客挣钱,为什么……

九儿直直地站在残破的栅栏门外,听着一声又一声的咳嗽从破旧的屋里传出来,每咳一声,九儿都感觉自己的肉被剜去一分。

怪不得娘要她赎身,怪不得娘要她等三个月,娘不想成为她的负累……她明白,她都明白,可这负累她从六岁时担起,已经成了她过日子的唯一支柱,如今支柱没了,她这么多年的受苦受累算什么,她以后又要为谁过活。

小末洗完盘子从茶馆回家见她站在外面,没说什么便低着头径自进去,再没有出来。

九儿一直站到第二天,连姿势都没有变过,整副骨架都僵硬住。

东方翻起鱼肚白,晨雾的冷冽侵入身体。

“哎……”

一声苍老无力的叹息从屋里传来。

九儿忽然觉得眼里空空的,似乎什么都看不到,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娘还年轻,她才三十出头,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没理由在这种节骨眼撑不过去。

不是有上等的药可以续命么,她可以先筹钱给娘续上命,对,没错,萧良辰发达了,公子策更是上阳城第一有钱人,她只要先借钱以后慢慢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