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季九儿-分卷阅读19



“你饿不,我带馒头来,水是热的。”九儿小心翼翼地把馒头放到她的枕头,红通通的鼻子总是过好久才呼吸一次,屋子里的屎尿臭实在让人受不了。

“季丫头,我得的是脏病,连我妹子都不敢进来,你赶紧走吧。”蝶落并不是好心,只不过是认命,想当初多少人为她一掷千金只为她回眸一笑,而今连她的亲妹妹蝶起都不肯过来看她一眼,她除了等死还是等死。




来看我死了没吗(3)

九儿心里忽然生起一丝怪怪的感觉,这么会跳舞的人要死了,竟要死了……

九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等她回过神来已经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通,瘦巴巴的身子逞强地扶着蝶落坐起,给她擦身子给她换上干净的衣裳。

弄到后来蝶落自个儿都不好意思了,躲在被子里直说,“行了行了,你回去歇着吧,一会儿艳娘找起人来你不在又让龟公揍你。”

“我皮结实着呢。”九儿不以为然地把脏衣服放在盆里,正要往外出却见门口不懂什么时候多出一个人,就那样不声不响地倚在门框上盯着她手里的盆,华贵的衣衫上沾着浓重的脂粉味。

九儿被吓一跳,已经好多天没见过公子策了,想起小胡子柳成的叮嘱,九儿十个手指紧紧扣在盆沿上,让自己不显异样地弯下腰行礼,“公子吉祥。”

“公子……”床上的蝶落腾地坐了起来,病容倦怠的脸喜出望外地看向门口的公子策,眼里掠过一丝光彩。

公子策依然维持着倚门的姿势,连眼神懒得搭理一下蝶落,只一径看着那个盆上紧紧扣住的手指在微微战粟,嘴角浮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嘲笑,“九儿妹妹……你说本公子现在要是和艳娘说你这两天都在照顾蝶落,你也快得上这病了,你会不会被赶出去?”

“我才来的,我没有这两天都照顾。”九儿立刻反驳,她不能被赶出女儿楼。

公子策冷笑,那边床上的蝶落却突然激动地下床,一个不稳摔下床整个人狼狈极了,九儿连忙放下盆要去扶,蝶落却一下子朝着他的方向跪在地上,“公子,求公子,让奴家再见他一面。”




残花败柳而已(1)

九儿不懂蝶落嘴中的他是谁,只能默默地听着。

公子策迈开几步走进屋里,在一张椅子前面掀袍而坐,飘逸自如,出口的话却是嘲弄讽刺,“他现在紧张自己有没有染上这脏病,哪会有闲功夫见你。”

蝶落一点点爬向他,枯缟的双手猛地抓住公子策的广袖,苦苦哀求,“公子你一定有办法的,奴家求求你,看在奴家也帮你掩盖过那么多事的份上,求求你帮我一次,他不会不见我的……”

“蝶落!”公子策推开她,厉声打断她的话,冷血的字眼一字一字而出,“你不过是一个人人可以_ling_ru糟贱的残花败柳而已。”

九儿看到蝶落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早已没了娇颜的脸上泪水纵横。

“是他要你来羞辱我的吗?”蝶落悲戚地问道。

“不是。”公子策无动于衷地看着她,手中的折扇敲了敲蝶落的脸庞,“是本公子想欣赏一下被弃之不顾的垂死挣扎是什么样子……”

“公子策!”九儿惊呼,公子策蓦地抬起眼看向她,眼中的目光比刀子还利,硬是吓得她把到嘴的话全憋了回去。

“那公子您满意了吗?”蝶落问道,眼泪早已湿了整张脸。

“满意。”满意极了,满意到他能警告自己将来绝不做第二个蝶落,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弃之不顾的窘境。

九儿呆呆地看着公子策提起一脚踢开跪在那的蝶落,手指头轻巧地一转,碰过蝶落脸颊的折扇被扔到一旁,厚底的靴子一步一步朝外走去,带着几分冷血和决绝。

————————————————————

作者:2月10日已更完,喜欢请收藏哦




残花败柳而已(2)

那一天蝶落哭得很厉害,简直是惊天动地,她哭着哭着吐起来,把才吃到肚子里的馒头全吐了出来,又喊着要跳舞,如柳般飘渺不堪的身子强撑着在床前舞起来。

吐完了又哭,哭完了跳舞,跳完了又吐……像疯了一样。

九儿吓得不轻,缩着身子进进出出扫着她的呕吐物,最后看着蝶落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她没那个力气把蝶落拖到床上只能无力地看着。

眼看要入夜,九儿当即立断捡起被公子策扔掉的扇子,使出吃奶的劲把上面拇指大的玉坠子扯下朝外面跑去,她可以给蝶落买点吃的。


“九儿,你不能去,蝶落小姐有病的,她会传染给你你也会死的,你听云苏的话,不要再接近蝶落小姐了,她很快就会死去的。”

九儿刚要钻狗洞就被云苏发现了,被云苏跟了一路,从当铺到包子铺到药铺云苏一路念叨,想要阻止力气却又没九儿大。

“我进女儿楼的前一天,我娘躺在床上整整三天没吃过一粒米,她说饿着比病着更难受,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看一个人在我面前饿死掉。”九儿一手拎着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