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录-分卷阅读36

范围,他轻巧的向前快速的行进着。
  一边行走,他的手指一边在胸口一块凸起的菱形纹路上划过。
  惨白色的紧身甲胄就悄然变色,从极其容易被人发现的惨白色,迅速变成了黑夜一样深邃的漆黑色。不见丝毫反光,通体漆黑的巫铁迅速融入了这大坑深处的黑暗。
  这一块地陷的范围大致呈长方形,长有二十几里,宽有十几里,巫铁用了两天时间在大坑地步搜寻,却没能找到石灵卿一行人的踪影。
  很明显,他们藏起来了。
  他们不知道藏在哪里,不知道正在准备什么手段对付罗林三人。
  巫铁变得越发小心,他用无形力场托起自己的身体,行走之时越发的脚不沾地、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整块地面塌陷,大坑中一片狼藉,呼啸的寒风不断从坑壁上各处大小裂缝中喷出。两天时间,巫铁已经找遍了大坑中的区域,唯有坑壁上的那些裂痕他没有寻找过。
  顺着坑壁一点点的找过去,巫铁突然停下了脚步。
  前方坑壁上,一条高有百多米、宽有十几米的裂痕中不断有寒风吹出,巫铁的无形力场也感知到了有人活动的痕迹。
  吸引物铁注意的,不是正趴在裂痕口的乱石中的石灵卿属下,而是裂痕内三十几米远的地方,一头奇异的大家伙。
  这家伙通体惨白,分明是和老铁一样用同样的金属材料制成。
  它的模样,有点像灰夫子说过的狼,它的脑袋,则是和灰夫子的狼头,以及巫家的青狼战士、灰狼战士的脑袋一模一样。
  只是,这家伙的头颅正中有一个透明窟窿,伤口附近有一些晶莹的凝固的汁液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很显然,这个窟窿对这家伙造成了致命伤。
  “这是……这家伙怎么可能在这里?”巫铁的身边,突然传来了老铁的声音,猛不丁传来的声音吓了巫铁一跳,差点没发出尖叫声。
  猛地回头,巫铁见到一只巴掌大小的金属蜘蛛正急速的从百米外狂奔而来,几个起落后就轻盈的落在了巫铁的肩膀上。
  “这狗东西,它怎么会在这里?”老铁的声音从金属蜘蛛肚皮里传来。
  “狗?”巫铁突然想起,灰夫子曾经说过,古时候有一种叫做狗的生物,那是古人曾经大量饲养的动物。
  “这狗东西……还是爷爷我的熟人……它怎么会在这里?”老铁的声音中充斥着莫名的情绪:“带它回来,现在,马上,立刻,带它回来!”


第0024章 哮天
  巴掌大小的金属蜘蛛蹦跳如飞,几个起落就到了石灵卿下属身后。
  趴在乱石中的汉子正伸长了脖子向外张望,完全没注意到这只小小的金属蜘蛛飞速落下,六条细长的金属腕足猛地扣在了他的脖颈后大筋上。
  一抹极亮的电光爆开,‘啪啪’声中,六条电光从金属蜘蛛体内喷出,尽数没入了这汉子的身体。
  汉子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双眼翻白、口吐白沫的昏厥了过去。
  巫铁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戴上了头盔,快速闯进了石缝中。无形力场向四周扩散开来,这条石缝附近只有这汉子一人隐藏,石灵卿等人并不在这边。
  莫名的,巫铁感受到远处几道目光望了过来。
  他猛地转过身,向远处望了过去。数里外,几点夜光藤萝散发出的黯淡幽光下,几条人影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见到巫铁望了过去,幽光顿时熄灭,几条人影没入了黑暗中。
  巫铁眼尖,他已经分辨出了石灵卿凹凸有致的身形,站在她身边的,分明是就是巧和石电。
  “埋伏?”巫铁看了看躺在地上,十指还在轻微抽搐的汉子。
  石缝,藏在石缝入口的护卫,还有石缝中三十几米处的‘狗东西’,以及石缝内深邃绵长的狭窄甬道。巫铁顿时明白了石灵卿等人的打算,她们是想要将罗林三人引进石缝中,用狭窄的地形限制他们。
  小小的金属蜘蛛跳了起来,落在了巫铁的肩膀上。
  刚才的电流似乎消耗了它太多力量,从它肚皮中传来的老铁的声音都变得轻微了许多:“不要管他们的事情,赶紧把这狗东西弄回来。”
  巫铁点了点头,快步走进了石缝中,认真的打量起地上的‘狗东西’。
  这家伙从头到尾大概有五六米长,高有三米上下,通体白惨惨的,身形是非常流畅的流线型,看上去充满了异样的美感。
  “这可是一个大家伙。”巫铁抱着‘狗东西’的脑袋用力的拖拽了一下,‘狗东西’四周的地面发出沉闷的碎裂声,几块卡在‘狗东西’身上的岩石被崩碎,巫铁只觉双手一轻,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我真蠢。”巫铁暗骂了一句。
  ‘狗东西’的身体看上去和老铁是用同样的材料铸成,老铁的重量出乎意料的轻盈,‘狗东西’全身也不过数千斤重,相对巫铁如今的力量,这点重量算不了什么。
  反而是他用力过猛,托着‘狗东西’向后退了十几步,差点失去平衡坐在了地上。
  将‘狗东西’两个前爪扛在左右肩头,巫铁拖拽着‘狗东西’,大踏步的出了石缝。无形力场包裹全身,巫铁猛地一跃而起,双足轻快的在岩壁上迅速点动,几个借力就窜出了这个凹陷的大坑。
  撒开脚丫子全速奔跑,数百里路程也没花掉多少时间。
  木棚子的地板已经被掀开,露出了古神兵营的进出口,巫铁扛着‘狗东西’跳了下去,一刻钟后,他和老铁在金属大殿中碰头了。
  将‘狗东西’丢在了地上,巫铁喘着气,双手叉腰看着老铁:“你不是说,这些打杂的元能傀儡,只能在古神兵营周边十里内活动么?”
  指了指肩膀上巴掌大小的金属蜘蛛,巫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铁很干脆的给大铁扣了一锅:“是这家伙太蠢,爷爷我教了他两招,所以这些小型的元能傀儡能够离开古神兵营千里之内活动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巫铁直勾勾的看着老铁。
  老铁也直勾勾的看着他。
  相互对视了足足半刻钟,终于是巫铁眼球酸胀难忍,擦着眼泪水转过了头去:“我总感觉,你在坑我。”
  大铁‘咕咕’了两声。
  他依旧不能正常的和老铁一样说话,只能意味不明的含糊了几声,快速的在原地转了三圈。
  老铁冷哼了一声,他指挥着四只金属蜘蛛将他扛到了‘狗东西’面前,双眸喷出数十道极细的红光,一遍遍的扫过狗东西的身体。
  细微的电流‘噼啪’声中,老铁的脖颈下几根透明的软管犹如灵蛇一样动了起来,软管逐渐拉长,逐渐向‘狗东西’额头正中的透明伤口伸展了过去。
  巫铁骇然瞪大了眼睛,他喃喃问道:“老铁……你这是……他是谁?”
  老铁脖颈中延伸出来的透明软管闪烁着电光,缓慢的钻进了‘狗东西’额头上的伤口。
  他没有回答巫铁的问题,直到过了足足一个小时,‘狗东西’浑身都闪烁出了水波一样的电芒,他才低沉的咕哝道:“既然有小显圣真君杨戬……当然,就应该有哮天犬。”
  “这狗东西,当然是哮天犬……爷爷我还盘算过,等他长出血肉后,把他炖成五香干锅……看来是没机会了。”老铁的声音充满了莫名的情绪:“不过,也没错,杨戬在哪里,哮天犬肯定会在附近。”
  “不是那些粗制滥造的仿制品,果然,是哮天犬的本尊真身。”老铁沉沉说道:“这家伙……最是狗仗人势、欺软怕硬的……想不到,居然死战……战死在这里?”
  巫铁已经坐在了地上,他呆呆的看着哮天犬:“哮天犬?这名字……”
  ‘咔咔’几声响,有极刺目的电光在哮天犬的脖颈附近急速跳跃流动,他光滑无痕的脖颈突然裂开了几条极细的痕迹,一缕缕极其华美的白光从裂痕中涌出,犹如水波一样向四周扩散开。
  ‘咚’的一声,哮天犬破损的头颅掉落在地上。
  老铁沉声道:“大铁,把他送去和杨戬作伴吧。他们能够在一起……应该是很开心吧?”
  老铁僵硬、冰冷的金属音中,莫名的充满了悲伤的情绪,他眸子里的血光也变得极其凌乱:“真可惜啊,杨戬当年做梦都想要让这狗东西长出血肉来。只是,这狗东西不争气……到了最后……也就是半步血肉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