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门吟-分卷阅读31

热...”
只插了几下,祝瑶又吟哦着喷出水来,几股连续射在他的指尖,陆宸吻上她的唇。等她平息下来哄着她。
可是祝瑶在她怀里拱着拱着往他胯间凑过去,拉扯着他的裤子。
“瑶儿,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陆宸无奈地抓着她的小手。
谁知祝瑶今日却很有力气撇开他的手一门心思拉他的亵裤,大_rou_bang弹出来之后一口嘬住他的马眼儿吸了起来,陆宸大眼圆睁一个没忍住精关被她饥渴的小嘴吸开,精水一股一股全进了祝瑶的嘴里。
陆宸看着魇足的娇妻愣住...
祝瑶突然觉得浑身火烧一样的热褪去,困意袭来倒下就睡了。
陆宸看着娇妻的背和雪臀自己撸了一回又去洗了个冷水澡,压下_yu_huo也睡下了。



狠吸大_rou_bang < 娇门吟(1v1甜宠,纯H) ( 逐颜 ) |
: https://books/345518/articles/7451280


狠吸大_rou_bang < 娇门吟(1v1甜宠,纯H) ( 逐颜 )狠吸大_rou_bang
獨家發表 https://books/345518
第二日祝瑶醒来,身下淋漓扭着腰难受。看到陆宸勃起的大_rou_bang,祝瑶舔了舔嘴唇吞着口水,好渴,好想_chi_jing水。
她爬过去掀开被子拉扯下陆宸的亵裤,狰狞的大_rou_bang弹跳出来,祝瑶尝试想含住,但是她的小嘴连_gui_tou都含不进反而撑的嘴角很痛,她看着小孔舔了舔唇一口嘬上去,用力吸吮起来。
陆宸被蚀骨的_kuai_gan叫醒,睁开眼见到一个雪白的臀瓣撅着,他的宝贝正在用力吸他的马眼儿。边吸边吟喔,好似在吃冰一样喝掉他的精水。
陆宸赶忙把她抱起来,昨日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_she_jing了。
祝瑶忽然被他抱起,嘴被迫离开马眼,啵的一声,陆宸头上青筋暴起,要被逼疯。
看着她唇上晶晶亮的_yin_ye,他心疼道“瑶儿你不许用嘴,我舍不得,嘴痛不痛?”
祝瑶饥渴到呼吸急促,迷茫着眼道“夫君,你给我吃好不好,我渴死了,只想喝你的精水。”
感觉娇妻浑身肌肤烫人,昨日只是体温有些高,他以为是情动的原因。
“你发烧了。”赶忙抱起娇妻,喊侍卫叫太医。
沈太医给祝瑶把过脉,支支吾吾的说“王爷,王妃没...没有...发烧...”
“那王妃为何浑身发烫?”陆宸盯着他问道。
“这个...”这可怎么说,说了要掉脑袋的。沈太医心里发苦,心急如焚。
“王妃只是想和王爷多...多...温...那个...多...”
“到底是什么?”陆宸的耐心耗尽。
“多温存...”沈太医闭上眼睛...心里发凉
“还有两个月才是三月之期,她的身体能提前行房事吗?”原来不是病了,陆宸放下心来。
“多数孕妇最好要等到三月之后,但是王妃体质异于常人,胎像也很稳,可以适当的...适当的行房。”
“适当是多久一次?”
“这个下官也没有诊过王妃这种情况,王爷试着轻柔一些,下官准备很多安胎丸,不如,发现不对的时候给王妃吃一粒。”
“下去吧。你今日没有给王妃诊过脉,记住了吗?”
“下官什么也不知道。”沈太医哆嗦着回到客院,吓得一声冷汗。
陆宸掀起床幔回到床边褪下衣衫,见娇妻仍然身体发烫,担心她风寒又叫人把床幔加厚了一层。
外面的下人还没有离开,遮挡严实的大床上,祝瑶就拉扯着他的裤子,抓着他的男根嘬上去。陆宸闭上眼放松,这种时候根本不追求持久了,下人系好床幔离开时,她已经喝下一发。
看着她的小舌伸出来把嘴角的精水卷进去,陆宸揉着她的臀瓣。
“瑶儿,解渴了吗?”
“不够,夫君,不够,我还想喝。”看着娇妻粉色的肌肤不再那么烫了,陆宸知道她就是_xing_yu爆发才发热的。
“瑶儿,是不是特别想要大_rou_bang?”
祝瑶红着脸,“特别想你,想时刻和你在一起。”
陆宸想着自己憋久了怕控制不住,再喂她几发,等卸了火冷静下来再肏她。
他倚在床头,把娇妻抱起来放在胸肌上,和自己相反的方向趴在自己身上。看着娇妻的水帘洞,他舔上去吸吮起来。
祝瑶根本没注意自己已经趴在夫君腹部了。够着大_rou_bang专心吸着_gui_tou,直到_mi_xue传来的_kuai_gan,她才回头看着夫君。
“宝贝对不起!饿到你是为夫的错,太医说我们可以行房了,只要我轻一些。”
“真的吗?”祝瑶的汁水喷在他的下巴上。她现在已经随时随地能_gao_chao,整个一个_yin_shou。
祝瑶又转过头去吸他的_gui_tou,好像里面是什么美味,一滴都不剩的吃下去,发出水声。
“啊...陆宸,你好好喝...”
听到这句话,陆宸一只手指插入她的_mi_xue搅动起来。他现在花费全部的克制力不要肏入她的嘴里。实在是受不了她的勾引。他狠狠舔向她的_yin_chun。
“啊...夫君肏我,肏我...喷啦...”
“现在不行,我怕控制不住伤到你,我再射几次才能_ni的嫩,乖。”陆宸喝着娇妻喷出的_yin_shui
祝瑶动情地用力吸着他的马眼儿,为了让他快点_she_jing,舌尖舔着马眼儿,小手握着_rou_bang根部的两个精囊揉了一下
“唔...”